叶江川 双管齐下 男队崛起

发表时间:2018-10-13 15:30:54 编辑:笔名

  叶江川 双管齐下 男队崛起

叶江川 双管齐下 男队崛起

  叶江川捧着的国象奥赛男队奖杯已有超过90年的历史。 新京报 记者 吴江 摄

  从中国棋院3楼办公室到1楼食堂,不到百米的距离,叶江川碰到了好几位熟人。无一例外,他们见到老叶,首先送上的是祝贺。“叶主任,你们这次表现真牛啊。”“3个冠军,实在太厉害了。”这时候,叶江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说一些谦虚的话。

  10月9日上午,刚刚从格鲁吉亚飞回北京,叶江川来到中国棋院的办公室,时差还没有完全倒回来,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作为中国国象队总教练,在格鲁吉亚奥赛率队拿到3个冠军奖杯后,他本可以在家休息,但还是来了办公室,“顺便处理点事。”

  出征格鲁吉亚奥赛之前,叶江川给国象队制定的目标是男队冠军、女队前3。最后的成绩单是:男队冠军、女队冠军、总成绩冠军,队伍超水平发挥,超额完成了任务。男女队同时拿到冠军,上一次做到这一壮举的是苏联,要知道,那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

  国象女队有光荣传统,男队的爆发则是近几年的事情。从2014年开始,在5届世界大赛中,男队拿到4个冠军,丁立人、余泱漪、韦奕这些90后棋手的崛起,让男队在团体比赛中具备了足够的竞争力。叶江川说,男队最近几年的爆发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几代国象人的共同努力。

  回顾

  3号种子末轮惊险夺冠

  叶江川的办公室在中国棋院3楼,隔壁就是棋手训练室。训练室进门左手边,有一排玻璃橱窗,展示着大大小小的奖杯。从格鲁吉亚赢回来的3座奖杯还没来得及放进去。

  奥赛冠军奖杯属于轮流制,哪队赢了就交给哪队保管,直到下一个冠军的诞生。男队这个冠军奖杯已经有超过90年的历史,两棵略微松动的螺丝,向世人展示着其年轮。每一届奥赛的冠军队伍都会在底座刻上名字,2018年的冠军队伍“中国队”的名字并没有刻上去,不是国际棋联忘了,而是因为奖杯底座已经没有地方刻字。

  在叶江川看来,虽然这一次中国队拿到了男、女以及总成绩3个冠军奖杯,但是过程还是非常艰难,他用了“惊险”这个词来形容。

  尤其是男队,第2次夺冠比2014年第1次夺冠要困难得多。比赛开始前,男队是3号种子,美国队和俄罗斯队更被看好。刚开始队伍的发挥还算顺风顺水,可是由于中途意外输给了捷克队,让全队受到了打击,夺冠希望一下变得渺茫起来。“那个时候,看起来留给我们的机会不多了。”叶江川说。但是,全队还是挺住了,最后一轮逼平美国队,凭借小分优势拿到冠军。

  叶江川不否认这次男队夺冠有运气成分,但他也表示,运气是留给有实力和有准备的人。女队在没有侯逸凡和谭中怡的情况下,老将新人精诚团结完成了夺冠。男队则是在丁立人、余泱漪和韦奕三驾马车的带领下,稳扎稳打、不急不躁站上了最高点。

  “男队这几年成绩这么好,除了坚韧不拔、永不放弃的精神,也与几代国象人的共同努力分不开。”叶江川说。

  关键

  联赛特殊赛制锻炼棋手

  早在1986年,中国队就实行长期集训,叶江川是第一批队员。那个时候,棋手很少有机会参加国际比赛,经费也不够,没办法,只能把最优秀的棋手和教练集中在一起,彼此提高。

  为了寻求国象的突破口,男棋手帮助女棋手,叶江川帮谢军。随着谢军夺冠,国象的氛围逐渐好了起来。

  在叶江川看来,男棋手水平跨越式的提高与2005年创办的国象甲级联赛密不可分。联赛的赛制更有利于年轻棋手的成长。为了让年轻棋手有机会跟高水平棋手过招,联赛打乱了台次,谁也不知道对手是谁。有的队可能把最强的排在第3台,把最弱的排在第1台,这样一来,年轻棋手就有机会碰上特级大师。虽然刚开始年轻棋手不堪一击,可日积月累,他们得到了足够的锻炼和经验,水平自然水涨船高。

  不仅如此,联赛对外援还做了特别的限制。比如两支都有外援的队相遇,那么外援不能与外援下,外援的对手只能是中国棋手,这同样是对中国棋手的促进和帮助。

  叶江川拿中国队现役几位棋手举例,“余泱漪、侯逸凡、韦奕,包括丁立人,他们在联赛中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在叶江川看来,正是联赛的锻炼,才让更多的年轻人早早就能独当一面,他们的实力得到提高,心理素质得到锻炼,关键时刻可以临危不乱。

  本次奥赛,中国队与乌克兰队的那场比赛,叶江川看着韦奕的棋,本来觉得是必死的棋了,可在长时间的持久战之后,韦奕硬生生把局面给扳了回来,让对手没有太好的机会取胜只能言和,这盘起死回生的棋帮助中国队逼平对手,拿到了关键的分数。

  策略

  大师请进来 俊才走出去

  联赛锻炼了年轻棋手的水平,让他们成长迅速。但是,叶江川觉得这还不够。于是,他又制定了“请进来,走出去”的策略帮助棋手。

  所谓请进来,就是举办各种大型比赛,让世界顶级棋手、特级大师来中国和中国棋手过招。在叶江川看来,这些比赛的举办,对中国棋手增长见识、开阔眼界有很大帮助。

  说起邀请特级大师的各种大型比赛,叶江川如数家珍,“在南京的3届顶级大赛,世界排名前6的高手都过来了。11届中俄对抗赛,对中国男棋手的帮助也有目共睹。太原大师赛,在我的家乡,连续举办了4届,像卜祥志、倪华这些棋手,都在比赛中成长了很多。另外,还有我们的儋州争霸战、深圳读特杯大师赛等等,都给棋手创造了锻炼的机会。”

  为了培养重点棋手,国象协会还为丁立人、余泱漪、韦奕这些棋手打造1对1的对抗赛机会,每年都会为他们请一位高水平特级大师。这种1对1的对抗赛,既是检验实力和水平的机会,也是学习的机会。“丁立人已经下了4次这样的比赛。”叶江川说。

  这些请进来的外国棋手,可都是响当当的角色,比如以色列特级大师格尔凡德、保加利亚世界冠军托帕洛夫、荷兰特级大师吉里、俄罗斯特级大师格里斯丘克等人。

  至于走出去,就是把年轻棋手放到欧洲去锻炼。“以前我们是闭门造车,当时那个条件下,这是没办法的事,虽然水平也有提高,但还不够,所以有条件了就把他们放出去。久而久之,在欧洲的锻炼让他们单兵作战的能力显著提升。”叶江川说。

  从奥赛回来后,只休息了一天,丁立人和余泱漪就将奔赴希腊,代表马其顿一家俱乐部参加欧洲俱乐部杯比赛。

  采写/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点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