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神话之鸟” 中华凤头燕鸥

发表时间:2018-09-16 16:36:08 编辑:笔名

  中新网福州9月16日电(记者 林春茵)全球仅存不足百只的中华凤头燕鸥,将海峡两岸和韩国的“鸟人”们联结在一起。为何能20余年如一日地合作无间?台湾大学教授袁孝维15日在福州接受中新社采访时回答说,“这种鸟不属于任何一个区域,不属于任何一种人,它是祖先留下的,也因此,我们更有责任来保护它。”

阿拉善SEE福建项目中心工委副主席李振峰近年引导观鸟UGO步入规范运营。(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阿拉善SEE福建项目中心工委副主席李振峰近年引导观鸟UGO步入规范运营。(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63年“失而复得”

  当天,2018年度海峡两岸中华凤头燕鸥保育交流研讨会在福州举办。福建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阿拉善SEE福建项目中心、福建省观鸟协会联合主办。吸引来自海峡两岸及韩国的鸟类保育组织的学者专家、公益基金会代表等百余人参加。

福建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林少霖致辞。(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福建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林少霖致辞。(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鸟人”把中华凤头燕鸥昵称为“黑嘴端(凤头燕鸥)”,自1863年被命名以来,直到2000年,人类对它们仅有6次确切的观察记录,也因踪迹莫测,它被称为“神话之鸟”。

  2000年,台湾纪录片导演梁皆得在马祖,“在约2400只大凤头燕鸥中,我找到8只喙尖端是黑色的,简直不敢置信。”这在当时轰动了整个鸟类学界。

  福建观鸟协会会长杨金为了进行鸟类多样性监测,曾耗掉21个月踏遍200多个无人岛。他仍记得2004年第一次在闽江入海口观测到黑嘴端凤头燕鸥时,众人激动到失语的模样。

福建观鸟协会会长杨金致辞。(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福建观鸟协会会长杨金致辞。(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许它“漂亮的家”

  袁孝维与浙江自然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陈水华因鸟结缘已逾20年。“黑嘴端”出现之后,两地联系越发频密。“黑嘴端”迁徙路线中,多落足于韩国和中国浙江、福建,台湾地区澎湖、马祖列岛。“每年四月到中秋节前,‘黑嘴端’回家繁殖,它的舒舒服服、漂漂亮亮的家,是这五个点上的‘鸟人’共同为他们准备的。”袁孝维说。

  “黑嘴端”喜欢于海水深度浅且离岸近的区域活动,不喜水草太高。袁孝维和同伴们挥舞镰刀,把岛上高过人头的水草和灌丛清除掉,装置上假鸟,盛情招引鸟群停歇驻足。

浙江韭山列岛上,浙江自然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陈水华还要为“黑嘴端”们击退天敌。(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浙江韭山列岛上,浙江自然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陈水华还要为“黑嘴端”们击退天敌。(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浙江韭山列岛上,陈水华还要为“黑嘴端”们击退天敌。他们埋下鼠药,清除王锦蛇,“我们曾满怀期待地等待几个蛋孵化幼鸟,成鸟却因王锦蛇袭击一夜间弃巢而去。”

  而韩国则将西南海岸的一个无人岛圈为保护区,许它们一个绝对安宁的家,“即使研究者也不可以轻易进入”。

  这条迁徙道获得了“黑嘴端”的信任,它们已连续13年造访福建闽江入海口的梅花水道。但不可预测的,是台风和飓风来袭。刚刚过去的“玛莉亚”台风中,袁孝维眼睁睁地看着小鸟在风暴里挣扎却无能为力,“最为心痛难安”。

台湾大学教授袁孝维团队2008年启动鸟类系放,监测出大凤头燕鸥迁徙路线。(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台湾大学教授袁孝维团队2008年启动鸟类系放,监测出大凤头燕鸥迁徙路线。(福建观鸟协会供图)

  “马妞”登场

  值的庆幸的是有越来越多高科技监控手段投入。“80后”鸟人、台北野鸟学会代理副总干事蒋功国将无人机运用到监测中,“不会造成任何干扰,有利于濒危物种保育。”

  袁孝维于2008年启动鸟类系放,亦“登陆”浙江韭山协助大陆团队实施系放。他们共同探讨蓝牙追踪技术,互通监测数据资讯。“哪款蓝牙水泡不坏,到监测的所有数据,我们资料完全开放。”陈水华说。

  似与“黑嘴端”共生的大凤头燕鸥的迁徙路径因此浮出水面。袁孝维研究认为,马祖地区的大凤头燕鸥或沿着大陆沿海,往南飞至越南、泰国、柬埔寨和缅甸度冬,或沿着大陆沿海往东南至菲律宾中部度冬。“从迁徙路线看,这些地区都是一个大族群。”

  马祖野鸟学会理事长张寿华推动当地成立马祖列岛燕鸥保护区,将赏鸥路线与当地观光产业结合起来。一只脚为“A74”的“黑嘴端”取名昵称“马妞”,成为马祖观光的明星代言。

  张寿华说,每年保护区开放赏鸥仅出动一艘船,60个席位瞬间被秒杀。“马妞2017年回来了,马妞2018年又回来了。很多民众年年心系着她。”(完)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点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