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灭魔纪之魔鬼夫妻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1/19

1985年5月的一天,大阳带着弟弟小雨去赶集,当时的农村生活很是单调,每逢大集,都像过年一样热闹,大阳抽着烟,推着两轮车,车上装满了青菜还有家里的所需物品,那天特别热,在加上车上满满的物品,大阳觉得开始吃力了,想要回头喊弟弟小雨帮下忙。

小雨憨厚的应了一声,开始在后面帮忙推车,大阳的压力立刻减了不少,又来到了一家,他看见,这家的一件旧衣服还挺好看,给自己的弟弟穿上或许挺合适的,他转过身去:“小雨啊……”

可是等他转头的一瞬间,自己的心却突然凉了半截,弟弟不见了!大阳慌了,自己的弟弟有过轻微的脑震荡,一直浑浑噩噩,现在人丢了,这可怎么办?

大阳此刻也顾不上自己的车子,在人群里大声的呼喊着弟弟的名字,在人群里满满变成了焦点,有好心的人帮他看着车子,也有帮他一起寻找的,可是,一直到夜幕降临,也没有任何的发现。无奈的大阳只好去派出所登记。

家中的老母止不住的哀嚎,几次哭的背过气去,父亲的皮带早已经抽了不知几百下,跪在地上的大阳,却低着头,仅仅的咬着牙,头也不敢抬。

“张局,你看,这是zuì近几个月来,我们村子的人口失踪报案。”

一位中年的jǐng察,站在局长的对面,他面sè苍白,两个黑眼圈却显的异常的扎眼,luàn蓬蓬的头发,脏luàn的胡子,说明,这位jǐng察已经熬了不知多少个通宵了。而对面的张局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三年里,本不算大的小村子里,竟然失踪了二十多人,而这二十多人,每一个的家属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阿姨,想着他们抓着自己的手,那无助的眼神,这位局长也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王木带着自己的助手走访了隔壁的几个村子,却也没有得到什么重要的线索,走到半路看见了自己村里的二台子,他看到jǐng察的时候稍微楞了一下,然后带着身边的人继续往前走。出于jǐng察的习惯,王木跟他聊了几句:“二台子,这是干嘛去啊。”

二台子缩了缩脖子,嘿嘿傻笑了一下:“没啥,找个人帮忙修修猪圈。”

王木打量着二人,“这位兄弟看着眼生啊,不是本村的啊?”

“啊对,不是本村的,我在车站站脚的哪里找的。”

他身后的那青年,看起来很结实,像是常年干活的样子。王木打了几句哈哈,就带着助手走了,看着两个jǐng察远去的背影,二台子吧嗒了一口烟,嘿嘿的笑了起来。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两天里,大阳的日子可以说是生不如死,除了母亲的哀嚎,父亲的责骂,还有自己深深的愧疚。自己弄丢了有些障碍的弟弟,以弟弟本人的能力,怕是要出什么事情,今天他带着家里的几张欠条,去造纸厂,打算要回一些欠款,多联系几个人,帮忙一起找。

“哟,大阳,脸sè这么差劲,zuì近怎么了?”

会计小张问道“别提了,一言难尽啊 ,我这有几个条子,你先帮我办了吧。”说完,拿出裤兜里几张皱巴巴的欠条,递了过去。

小张接过欠条:“不是我说你,我们这么大的地方还能欠你们钱啊,要的这么紧。”

正说着,小张自己一楞,“哎对了,前天有一个人,拿着你弟弟签字的欠条来要钱,说是你弟弟欠他钱。”大阳听到这一把抓住了小张的手,“快,跟我去派出所。”

王木看着手里的欠条,静静的想着。有人拿着小雨的欠条来找造纸厂要钱,时间正好是前天,也就是本人失踪后的时候发生,那么要钱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zuì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或者很有可能是他偷盗,或者也有可能是骗取,甚至还有可能……一个可怕的念头逐渐的在脑中生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难办了。

“王队,画像画好了。”技术科的同事打断了他的沉思。

“王队,这是根据王会计提供的线索做出的画像。”王木结果来一看,微微楞了一下,画上面画的明显是二台子啊?王木开始在脑海里找寻关于二台子的资料,男,四十多岁,排行第二,娶妻,无业,性格老实,在村子里的口碑还算不错。

王木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或许真的是债主,不过,他也是可能zuì后见过小雨的人。想到这,带着自己的助手就赶往了二台子的家中。

到了他家,发现二台子不在,只有他的媳妇燕子一个人在家。

作者寄语:(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又回来了,zuì近经历了很多大事影响了创作,如果有时间我会在跟新几个,灭魔纪不是玄幻,不是灵异鬼怪,而是根据一些尘封已久的中国的大案改编,有的你很熟悉,有的你很陌生,但是都是一些真实事件,文中人名已经做了处理,希望大家支持,提宝贵的意见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