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21

掌柜的说

这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影视号都在写姜文,因为他的新片《邪不压正》即将于7月13日上映。

姜文拍片慢,平均三四年才出一部。

但每出一部,总会引起电影圈的震荡。

细想来,姜文,真是华语电影圈一个超凡脱俗的存在。

他和他的电影一样,被托在了一个奇怪的维度,供人解读、供人细品、供人回味……每一次出手,都定义着华语片在某方面的新高度。

他是被电影宠大的孩子。

年纪轻轻,即因为电影为世人所知,才华横溢,备受各方宠爱。

风华正茂,便早早开始构建自己的电影世界,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做电影的王者;

及至今日,电影依然是他的宅邸,他在自己的光影世界里,抽雪茄、玩qiāng、打猎、“调戏”佳人、飞檐走壁……演绎、架构着属于自己认知里的爱恨情仇。偶尔转回头,看向门外,抛给世人一个看似严肃,实则调皮的眼神。

他用电影,将自我保护得很好。

在电影里,自觉,自在。

像个顽皮的大男孩。

1、

一个被电影“宠”大的姜文

几年前,姜文曾给葛优写过一封信。

文言文,文风很调皮。

赞葛优:“才惊四海,享誉中外。”

其实仔细想来,这八个字写给姜文他自己,一样合适。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少年成名,青年盛放,他是那个年代里,zuì受电影宠爱的孩子。

22岁,中戏毕业没多久,就被导演陈家林看中,出演了《末代皇后》中的溥仪一角,按照如今的时髦说法,也算是以“帝位”出道。

而后就是和一系列知名导演的合作,主演谢晋的《芙蓉镇》、张艺谋的《红高粱》、谢飞的《本命年》……从读书人、庄稼汉,到帝王将相,仿佛什么角sè都能找上他去演。

李碧华评价他的演技特sè,曾用了“无形”二字。

“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形象。如张白纸,上什么颜sè是什么颜sè。”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和昆汀在《秦颂》现场#

姜文有才,是他在演员阶段就开始树立的招pái形象。

演《芙蓉镇》的时候,彼时还是愣头青一枚的姜文,时常要和大导演谢晋讨论秦书田这个人物应该怎么设计,很多想法都被谢晋照单全收。刚开始,演女主角胡玉音的演员档期出问题,换了好几拨人选,姜文便每天和不同的“胡玉音”试戏,结果,有多少个不同的胡玉音,姜文就能演出多少个不同的秦书文,令谢晋啧啧称奇。

第二年,第一次当导演的张艺谋也找上了他演《红高粱》里的余占鳌,读完剧本,按照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姜文先斩后奏,把自己晒了个黢黑。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这部拿了柏林金熊、惊艳了世界影坛的导演处女作,据说导演和男主角是从头“吵”到尾的,吵架的内容,无外乎男主角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应该怎么去演。

后来张艺谋接受采访,却痛快地夸了一遍这位爱和自己吵架的男人,“在这方面姜文给了我很多帮助,包括他对戏的设计,在表演方面达到的东西。(在表现)《红高粱》中那种张扬生命的活力,蓬勃的热情,义无反顾的那种勇敢jīng神方面……他居功至伟。”

张艺谋看演员的眼光很准,说姜文会演戏,头脑聪明,考虑问题周到,能力强,绝对会是未来中国zuì好的导演。

“他就是个要当司令官的人,不会当底下的兵。”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前几天某活动上的双导会#

果然,30岁不到,姜文就悄悄买下了王朔的《动物凶猛》,自己亲自执笔,写了9万字的剧本。

2年后,30岁的姜文真的拍出了一部“才惊四海、享誉中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电影于1994年选送威尼斯国际电影节,1995年在国内上映。

演马小军的懵懂小男生夏雨,成了当时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年纪zuì小的影帝。

电影至今依然是zuì好的华语青春片,这种好,超越了文化的隔阂,地域的界限,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九五年度全世界十大zuì佳电影"之首。

《时代周刊》高赞:电影是一部从内容到形式都全新的中国电影(600977,股吧),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电影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三十出头的姜文,从此被贴上了天才导演的标签。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姜文的幸运恰恰在于,早早成名。

从此之后,他拍电影不需要向谁证明自己的才华,才名早在他的早期电影生涯就已奠定。

所以他拍起电影来,举重若轻,没有什么负担,耐得下心细细研磨。

只拍自己想拍的,要拍就拍到极致,每一部姜文电影里的那份生猛和劲道,làng漫和jī qíng,每每都要溢出大银幕。

#《太阳照常升起》那按捺不住的野性和诗意

是华语电影非常稀缺的高光时刻#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让子弹飞》的符号美学也铺陈得非常奢侈#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一步之遥》里前半段的极致癫狂和后半部的极度虚无让此片的戏谑指数bào了个表#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新作《邪不压正》的预告片看过了哇?

手刃日本鬼子的这一幕不要太有劲道#

王朔说姜文身上的这股劲,让很多认识他的人,愿意为他做点事。

“一般聊到他,不管大家对他的某部电影看法如何,有一个评价是普遍有共识的——中国需要有这么个人。这个评价很高了,类型片导演不管多么成功,都是可以代替的。而老姜,是一个有自己态度,且旗帜鲜明的人,有他在,我们才好说本大国电影也不都是行活儿。”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大家都愿意为他做点事的“惜才爱才之情”,在电影这个圈子里,姜文的地位一直有些超凡脱俗。

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他,演员、同行、敌人、观众、影评人、行业外的文化研究者、资本家们……都把他当做一个独特的文化标签进行解读。

有人欣赏,有人仰望,有人期待,有人宠溺。

在电影的世界里,他是真的,活得自在而纯粹。

像个顽皮的大男孩。

偶尔,也会忍不住面对这个世界皮一下。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比如,很多电影里,他都喜欢让叙事带上某种不确定性。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偷偷潜入米兰家里拿着望远镜四处“扫shè”,扫到米兰泳装照的那一刻,画面多么làng漫!但那个记忆里zuì美妙的时刻,却是真假难辨——因为米兰在那之前根本不会游泳。

“我悲哀地发现,根本就无法还原真实。记忆总是被我的情感改头换面,并随之捉弄我,背叛我。可是说真话的愿望有多么强烈,受到的各种干扰就多么的大。”

——姜文在独白里这样说道,那一刻银幕前的你是否会感同身受,多少前尘往事,其实都是记忆在“晃点”自己呢?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姜文用了4本胶片,才bǔ捉到了这张照片里宁静身上那股不可言说的美#

《太阳照常升起》更魔幻,电影里“疯妈”口里的阿廖沙到底是谁,每个观众都可以给出不同的答案。

所以,他的电影文本不是白开水,如果你喜欢这种一入口后可以百转千回的滋味,便会有出其不意的惊喜。

2、

一个躲在电影世界里不愿出来的男孩

前几天上海电影(601595,股吧)节的金爵主席论坛上,作为本届金爵奖评委主席的姜文带着新片《邪不压正》的一众主创出席,大家伙坐下来聊聊“和姜文一起拍电影”的那些事。

彭于晏回忆说,自己第一次见姜文,印象深刻。

“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说他为什么拍电影,他说电影对他来讲是另一个世界,有时候他觉得拍电影好像可以逃脱现在的世界。比起现在的世界,他说他觉得电影的世界更美、更làng漫。”

一旁的姜夫人周韵立马有了反应,问彭于晏:“是吗?”

姜文的求生yù也很强,赶忙插话:“现实世界更美好。”

彭于晏马上认怂:“可能是我记错了,(不过)我是真的很开心啊,拍完到现在已经两年了,拍戏的过程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接其他戏。”

话题转得666!

笑而不语地站彭于晏。

毕竟类似的话,之前姜文在《十三邀》里接受许知远的采访时就说过,有图有真相!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拍电影的时候)我在这里边,我可以找到我的位置,甚至可以如鱼得水。可是我不拍电影的时候,我回到现实,我仍然面对的是我十几岁(时)一样的困境。”

或多或少带点自我剖析地表示:“说好听点是创作,说不好听其实就是生活没招,才去假造一个生活。”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他自陈现实生活里的自己是个不自信的人。

面对很多场合,不知道怎么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常常搞不清楚状况。

像他自我剖析的那样,离开电影的世界,他依然是不善于、不喜欢处理现实世界人际关系的那个男孩子。

羞涩、腼腆、沉默、拒绝、迂回、顽抗,懒得和这个世界产生多余的交集,也不想和这个世界多费唇舌。

所以才有了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采访困难户姜文”的头衔。

如果哪个记者试图想去多了解他一下,他会挖个陷阱,让你进来,然后调皮地将你“埋”了。

许知远也没能逃脱这样的采访者宿命。

问他:你陷入过某种危险的状态吗?

姜文答:我每天都在危险当中。

许知远(心内窃喜,他要敞开心扉了):那日常的危险怎么样的?

姜文回:得起床。

然后特真诚地解释,起床对自己来说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每天都得用意志力克服不想起床的惰怠。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

他要说的,其实在每一部电影里都已表达得痛快淋漓。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他讲自己的成长故事。大院男孩青春期里的苦闷、空虚、冲动、mí惘、性觉醒和性压抑伴随着虚无的英雄主义,交织成了那个大汗淋漓的夏天记忆,真假难辩,回首只余一夏炙阳;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太阳照常升起》用zuì浓烈的情感,zuì奔放的画面,呈现了一代人极致的làng漫、爱情和英雄主义,是怎么湮灭和死去的故事,但哪怕如此,太阳照常升起,鲜花依然开放;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让子弹飞》里,他演的张牧之是个麻匪,带着一班兄弟,闯入鹅城,想要站着把钱挣了,始终傲骨铮铮,zuì后斗争的结果是上一任恶霸被dǎ dǎo了,兄弟、女人都离他而去,奔赴下一站,苍鹰飞过,火车启动,车轮滚滚,世界似乎也没甚大的变化。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一步之遥》则从极致的璀璨、盛大转向了极致的虚无,一个伪犬儒,因为一场意外,看穿了人生的真相,终究想着办法拒绝了这个丑陋、虚妄的世界,bī着自己走向死亡。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连死都要求个讲究!

……

这些电影年代不一,主题不同,却都盖上了鲜明的“姜氏”标签。

要解读姜文,其实也很简单。

自始至终,他像个不愿妥协的男孩子,带着天真的、执着的、理想的、傲气的目光,去洞穿这个世界,反抗这个世界,然后茫茫然地,或自觉地,走向死亡或成长的下一站。

他的电影,从来都是这个男孩的的自我表达——生猛、霸道、làng漫、有劲,拒绝历史的绑架,拒绝向庸俗的犬儒妥协,永远质疑,永远不停止追问。

说白了,电影才是他的理想国,他像个孩子一样待在这个世界里,不愿出来。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3、

在他的世界里,他是唯一的孩子王

在姜文的电影世界里,他才是唯一的孩子王。

负责将“这个世界”里的一切,打造得细致、讲究,称心如意。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论坛上,摄影指导谢征宇“控诉”说,和姜文拍电影,每天拍摄前剧本都还要一改再改,“我每天去现场布好灯后的工作就是等剧本。”

哪怕有好几稿完全成熟的剧本,据说导演还是会一直要求编剧们再jīng雕细琢一番,编剧孙悦解释,“是因为我们相信,每场戏直到演员把台词说出来、摄影机拍出来之前,永远都会有更好的可能”。

对此姜文倒是坦言,“我一共就拍了六部片子,别人拍戏可能为了发家致富,但我mí恋于创造一个世界,演员和主创tuán队把一年的时间放在这儿,我要对得起他们这一年的生命。”

所以连周韵都bào料,导演的这种讲究,让整个剧组都变成了“细节控”。在姜文的剧组,哪怕吃饭,都不能蹲着。

“吃饭我们是必须搭大的账篷,因为姜文是不允许说,因为你是在剧组,你要蹲在地上吃,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大家都要坐着吃饭。”

姜文确实是个特别讲究的人。

他的电影亦如是。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太阳照常升起》里“疯妈”的一双“绣花鞋”,服装组动用了近100个人工,设计师zuì开始提供的十多种方案全被姜文否定,因为他的要求是:鱼鳞要像海làng,鱼眼睛要有神,得像活的,看着要陌生!

zuì后呈现在电影中的鱼眼鞋,鞋底来自云南剑川,鞋面是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则是出自云南大理的刺绣师之手,设计师劳伦斯·许感叹说:光这一双鞋,就值一辆奔驰车!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拍《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男生们骑着自行车,穿过胡同的一场戏,工作人员要提前把街道上的车子、杂物清干净,还要把落叶全扫光,因为从巷头一眼看得到巷尾,才是姜文记忆里老北京的样子。

演马小军的夏雨回忆,“冯小刚演的胡老师,的确良衬衣的口袋里,隐约能透出来揣着一包烟,虽然片中并没有提到胡老师会抽烟,但导演还是连这样的小细节也不放过,因为这样的细节对演员进入角sè有很大的帮助。”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演刘忆苦的耿乐透lù,导演甚至细致到连军帽线头的走向都要查得一清二楚,发现错了就要现场重新缝了才开拍。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这种细致到衣服走线都要准确无误的“细节控”作风也延续到了新片《邪不压正》里。

彭于晏说,《邪不压正》里的服装组阿姨,因为把军服口袋的倾斜度做得平了一些,也被姜文全部打回去重新缝。

或许,你也可以从这些讲究的细节里看到这个大男孩“回宠”电影的一面:他用自己的较真和执着,回补给中国电影该有的质感和气质,回补给中国电影该有的审美和高度。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4、

请记住他的住址永远是内务部街11号

说到《邪不压正》,确实,又是一部从海报、剧照到预告,都散发着浓烈姜文气息的电影。

个人审美风格太强烈了!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那种粗(犷)、大(气)、直(shuǎng)的直男风格,通过画面,力透纸背地传达眼前。

姜文电影的物料一直是高水准。

新作的故事基底也不错。

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侠隐》,原着其实是一个比较“内敛”的复仇故事,文风比较古典。不过这样的故事到了姜文的手上,那种压抑着的内敛就变成了剑拔弩张的狂放。

故事讲习武少年李天然(彭于晏 饰),少年时目睹师兄朱潜龙(廖凡 饰)勾结日本特务,杀害师父全家,侥幸逃过的李天然秘密被送往美国,并同时接受特工训练,在1937年初回到北平,而此时的北平,正处处充满诱惑与杀机,大战将起,各方势力风起云涌……

国仇家恨之前,且看少年英雄李天然如何手刃敌人。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几款预告片的风格依然保持着大格局、大气场、大劲道的姜文风格。

透lù的信息来看,彭于晏饰演的习武少年李天然不仅会飞檐走壁,在美国期间还接受了特工训练,可以说集合了东方功夫和西方特工的双重特长。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电影上映的时候,不知道又要mí死多少少女。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姜文自己出演的前朝武人蓝青峰一角,戏份看上去也比小说里多很多,更像是风波诡谲的北平城里,幕后的布局人。

和李天然之间的关系,会相当有戏剧空间。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廖凡饰演的大师兄朱潜龙,原着小说里出场也不多,作为一个恶徒,大多以侧面描写的形式存在,电影里应该也会加戏很多。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还有周韵饰演的小裁缝,从手qiāng运用得这么纯熟来看,这个角sè也很不简单!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不过,姜文历来习惯于把原着改得原着它妈都认不出来,这次的故事线我依然持保留意见。

只能说,战争、yīn谋、复仇、情人、谍战、功夫……这个故事里好看的元素太多,拍出来会很好看。

倒是我zuì关注的一点,还是姜文在《十三邀》里跟许知远透lù的:他说原着故事中,李天然回北平后租住的院子就在自己童年时的住所——内务部街11号不远的胡同,所以这次电影里,也会让李天然依旧住在内务部街11号。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20多年前,《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少年马小军撩妹失败,被抓过去盘问父母和家庭住址,他说:

姜文那个被电影宠大的男孩

不由得一叹:这么多年,姜文,依然还是那个从未改变初心,被电影宠爱着的男孩啊。

福利时间

1、

今日福利见次条

……

还是那句老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