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xié è的古董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21

杜xiǎo jiě是一个倒买倒卖古董的人,别看她是一个女人,她鉴别古董的能力一流,她看过的古董,还没有一件看走眼的。他在附近的古董街算是小有名气,很多人带着自己的宝贝来找她鉴定,但是她是不是任何东西都有兴趣鉴定的。

她一眼看不上的东西,根本就不会去鉴定,并且,还会收取非常高昂的鉴定费。她自己经营了一个小的古董店,生意非常的好,大家都是冲着她的眼力来的,他们都知道在杜xiǎo jiě的店里面,是不会买到假货的。

一天快要打洋的时候,一个穿着黑sè风衣的男人进来,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他还是戴着墨镜。看上去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像是这样装模作样的人,杜xiǎo jiě见得不少。而且越是装模作样的人,越是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人。

杜xiǎo jiě本来不想要接待他,一来是因为打洋的时间到了,杜xiǎo jiě不想影响自己的休息,二来是看这个人没有什么来头,也没有什么价值。但是男人从怀里面摸出了一根簪子,杜xiǎo jiě的眼睛立刻就放光了。这个簪子自己要是没有看错的话,简直就是一个宝贝。

她仔细看了来这个男人,他的穿着一般,身上也没有严厉的气息。这个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也许就是从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但是手上有这样一个东西,自己就不能小看他。

杜xiǎo jiě说到:“先生,你是想把这个东西拿给我,让我坚定的吗?”

男人摇摇头,“我想要把这个簪子卖掉!”杜xiǎo jiě深吸了一口气,“你真的要把这个簪子卖掉吗?”男人点点头,按照行规来说,真把东西拿过来卖,是不能问人家来卖的原因的。就算是你问呢,别人也一定不会回答。

但是杜xiǎo jiě非常的好奇,眼前这个不入流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簪子,是他偷的,还是抢的?但是不管是怎么得来的,这个簪子都放在他的手上,就是他的东西,他喜欢怎么处理都可以。

男人没有抬头看她,但是男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男人开口说道:“这个东西是我在古董街买的,谁知道买了以后,就源源不断的发生了一些灵异的事件,所以,我才想把这根簪子拿出来卖掉。开始,我也认为这是一个假货,但是没想到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簪子。”

杜xiǎo jiě一听,就知道这个男人想要隐瞒真实的情况,所以给自己编了一个故事。但是后面说的拥有这个簪子以后,会发生一些灵异的事件,这倒是很有可能的。

杜xiǎo jiě问道,“这个簪子你打算卖多少钱?”男人伸出一根手指,说道:“100万。”

杜xiǎo jiě稍微掂量了一下,拿出支票本开了100万的支票递给男人,男人留下簪子,转身就离开了。由始至终,杜xiǎo jiě都没有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觉得男人的声音异常的沙哑。她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男人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杜xiǎo jiě小心翼翼地将簪子收起来,这个东西不要说100万,就是1000万自己也会买下来。这个簪子是一个极品,以后的价格还是自己说了算,自己100万买回来,想用多少钱卖出去都可以。

杜xiǎo jiě要是没有看走眼的话,这个簪子,是被很多个名人带过的。不是在古董界有深刻造诣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簪子的存在。这个家这上面不知道覆盖了多少个无辜惨死的幽灵。这个簪子值钱的地方,就是在上面无价的冤魂。

杜xiǎo jiě刚把簪子给收好,就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阵的发凉。她猛地回过头来,背后什么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呢?应该是的吧,怎么会这么快就有这些反应,难道这个簪子真的这样的邪门吗?

管不了那么多,既然簪子已经到了自己的手上,自己也买得起,也承受的起。杜xiǎo jiě思考了一会儿,拿出一张符纸贴在装着簪子的盒子上面,这样应该就安全一点了吧。

杜xiǎo jiě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家有一些陌生,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的家。她有些自嘲自己太过敏感,连回家都觉得自己的家变得异常的陌生。她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自己的家乡是一个冰箱一样,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像是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的冷气扑面而来。杜xiǎo jiě顿时瞪大了眼睛,现在可是大夏天,自己的房间里面怎么会这么凉快呢!她胆战心惊地走进去,发现自己的空调居然是开着的。

她想起自己的空调,是智能的,自己设置了定时的开关,杜xiǎo ji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的高科技把自己这个现代人吓得够呛。他胡luàn的吃了一些晚饭,开始在网上查看一些关于簪子的信息。就是这样的信息怎么可能在网上查得到呢?查找了各个网站都没有关于这个簪子的一点信息。看来这个簪子的确不是俗物,岂能是在这些,网站上面就能查到的,看来自己得拜访一些这方面的专家。

她给自己的朋友发了很多封的邮件出去,对于这把单子的传闻也是不少。杜xiǎo jiě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沙发上面坐着一个红衣服的女人。这样医生鬼魅的打扮,着实把杜xiǎo jiě吓了一跳,而且自己的门窗都是关的好好的,这个奇怪的女人又是怎样进来的呢!难道他是鬼可以自由进出自己的房间,那么自己不就是太过于危险。

有人转过头,杜xiǎo jiě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这哪里是一个人,明就是一个纸人,只是这个纸人做的太过bī真,把杜xiǎo jiě给骗了。她转过来的脸上,画着栩栩如生的,扁平的五官,更加诡异的是,这个纸人居然还会动。

她诡异的笑了一下,这人让他漂亮的画出来的五官看上去有点滑稽,但是这样的滑稽让杜xiǎo jiě无论如何也笑不起来,在她的内心里面只有深深的恐惧。“你是谁?”杜xiǎo jiě觉得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非常的白痴,女人笑着说到:“我当然不是人了。我也是被那个男人制造出来的,就像是你买的那根簪子一样,都是被制造出来的。我听说你对古董非常的有研究,没想到你也会看走眼,还这个男人,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杜xiǎo jiě简直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花100万买回来的簪子居然是一个假货,而且是一个男人用幻术来骗的自己。杜xiǎo jiě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纸人说道,“当初你也不是用这些手段来骗得那些不懂古董的人吗?你说人家的东西是假的,花很低的价格买回来,然后再高价出手。你记得有一个古董明明是假的,而你却说是真的,骗了一个可怜的男人买,zuì后弄得倾家荡产,那个男人后来自杀了,,他带着簪子和我,来找你报复了!”

杜xiǎo jiě瞪大了眼睛,这些的确是发生过的事,她看见纸人手上居然拿着一把真的刀,当冰冷的刀插进自己身体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一定死的很难看,就像那些被她害死的人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