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婴尸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21

“这时10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小孩子一项都是胆大包天的,我们一群10岁的孩子聚集一起,聊起了鬼。

大家都不承认自己害怕鬼这种东西,个个都不肯低头服软。

zuì后一致决定,去我们镇上的医院待到晚上12点。

孩子决定的事情,那肯定是说做就做的。

我与其他5个小伙伴,一起前往医院。

长辈经常聊起,我这们这里的医院怎样怎样邪门,所以我们一般情况晚上是不接近医院的。

去往医院的路上没有路灯,我们一群人走在黑漆漆的道路上,心里慌的很。

虽然每个孩子的心里都很害怕,可是都强装着一点都不怕的样子。

来到医院大门前,里面黑漆漆的,这里晚上没人值班的,所以一点灯光都没有。

医院一共三层楼,医院后面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颗大榕树。

医院的大门是锁着,可是这难不倒我们,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窗户是开的。

经常听说,医生们为了方便带点东西出去,都特意留了个窗户。

我们6人找到了一扇能开的窗户,一起爬进了室内。

我跳入室内时,自己被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人影站在我面前。

人影1米7左右,右边的身体部分还lù出了内脏,和撕掉皮后的肌肉。

我吓的差点惊呼出来,还好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仔细一看后,我才发现,是医院放的人偶模型。

其他人进来后都被人偶吓了一跳,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望着他们呵呵一笑道:“胆子真小!”

他们听了我的话,个个找起了理由,说什么自己扭到脚,或者是谁谁踩到了我。

我懒得理会他们,这间办公室不大,除了一张桌子和人偶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我们一群人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走到医院的过道上。

过道里只有那种小小的应急小灯管,眼神还是绿sè的,这幽幽的灯光照在过道里,添加了一份惊悚的气息。

我对着其他人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商量了一会后,大家决定把医院逛一圈,然后去医院后面的榕树聊天。

我们一群人慢慢的走在过道上,谁都没说话,安静的过道里除了我们的走路声,剩下的就是喘息声。

走道里什么都没有,左边就是房间的窗户和门,右边就是墙壁。

我望着那些门和窗户,真怕门会突然打开,或者窗户出现一道人影。

我们上了二楼,在二楼上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

接着我们朝着三楼走上去,此时三楼的灯光与一二楼的不一样,三楼的灯光是红sè的。

三楼的格局与二楼不一样,三楼只有一扇门。

门上写着“容器室”,我们都不理解那字面的意思。

其中一位小孩笑笑说道:“这怎么只有一扇门啊!”说着那孩子走向门前,伸手扭了一下门把手。

只听咔擦一声门打开了,我们对视一眼后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漆黑一片,里面都是货物架子,架子上放着瓶瓶罐罐的,因为太黑所以我们没有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们摸着黑一路前行,个个都小心的不碰到架子,免得把上面的东西弄倒。

这时一个小伙伴一拍脑袋说道:“我都忘了,我的电子表有手电筒。”说着他就开启了手电筒。

瞬间黑漆漆的房间被照亮,房屋被照亮后,我的瞳孔一阵收缩,汗毛瞬间炸起。

只见我面前是一个30公分的玻璃罐子,罐子里有水,zuì主要的是还飘着一个婴儿。

“啊!”其他孩子忽然发出了尖叫,因为 他们也看到了罐子里的孩子。

当然他们看到并不是我看到的那个,他们看到的是其他的婴儿。

只见货架上满满的都是婴儿罐子,一个个婴儿面对着我们,闭着眼睛。

婴儿双手抱膝,小的有拳头大,大的有一个足球大小。

就在我们惊愕中,那些婴儿忽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

我们吓得拔腿就跑,就在我们跑到大门的时候,大门“轰”的一声关上了。

不管我们怎么死命拔,大门都无法打开。

这时罐子里的婴儿伸出双手,顶开了瓶子的盖子。

他们一个一个的爬出罐子,罐子盖子被顶开后,一股很奇怪的味道直串我们鼻孔。

那股味道很呛,很难闻,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那种味道的称呼为“福尔Ma林”。

婴儿爬出罐子后,延着货架往下爬,下入地面后他们慢慢的朝着我们爬来。

“呜呜,不要,爸妈来救我,来救我!”我身旁的一个孩子哭喊道!

有一个人带头哭,其他人都忍不住了,他们都哇哇大哭起来。

本来我也想哭的,可是看到他们都哭成了那样,我莫名的变得淡定了不少。

婴儿一点一点的爬到我们跟前,然后延着我们的脚爬上我们的身上。

我愣愣的站着不动,任由那些婴儿爬到我身上,此时我已经吓傻了。

其他人手舞足蹈的,不断的把婴儿丢飞出去。

只见他们越挣扎,就有越多的婴儿爬向他们。

这一整栋3楼都放着婴儿罐,这里的婴儿少说也有200个以上。

只见一个个同伴手舞足蹈时,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接着一群婴儿扑向了他们,把他们死死的压在地上。

此时我的头上坐着两个拳头大的婴儿,他们在抓着我的头发,稳稳的坐在我头上。

我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只见我坐下后,一只只婴儿爬到了我身上。

瞬间我的身上挂满了小婴儿,他们黏糊糊的,还带着一股呛鼻的味道。

我此时脑袋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其他的同伴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可惜他们无法挣脱婴儿群。

就在我愣神时,足球大的婴儿经过我身旁。

婴儿突然停住了脚步,愣愣的望着我。

婴儿忽然开口说道:“弟弟!”

婴儿的声音让我回了下神,我此时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了。

说我害怕吗,可是我感觉不到害怕。说我不害怕吗,我全身都无法动缠,自己还尿失jìn了。

那只婴儿见我看向他后,他笑道:“弟弟你怎么在这?”

我就奇了怪了,这婴儿叫我弟弟。

婴儿看见我mí茫的表情后,对着那群捣蛋的婴儿喊道:“兄弟们别玩了,先回去吧,这位是我弟弟,别难为他们了!”

婴儿的话音刚落,那群婴儿就慢慢的退了下去。

此时我才发现,其他小伙伴晕了过去,八成被坏了。

待那群婴儿爬回罐子后,叫我弟弟的婴儿对我说道:“你叫什么名?”

我机械式的回答:“吴浩!”

婴儿点点头道:“小浩你要带着哥哥的希望,一直努力生活下去。”

说着婴儿伸出他的小手,在我的大手上拍了拍。

那种感觉我很奇怪,我对那个婴儿莫名的有一种情愫。

可惜当时我的思维里没有那么跨域,对于打胎什么的,我脑海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所以我并不知道那婴儿为什么称呼我弟弟!

婴儿见我久久不说,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这时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容器室”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静,那些婴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待在罐子里。

要不是我身上的刺鼻味提醒着我,我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做梦。

我把同伴们叫醒,他们醒后拉着我快速离开了医院。

我回到家后被父亲一通臭骂,他说我回家晚,还搞得一身脏兮兮的臭死了。

母亲也附和着父亲,两人越骂越起劲。

我突然问道:“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哥哥?”

父母被我问楞了,两人一脸震惊的对视一眼。

10年后我长大了,读不下书,就在外打工。

我也搞清楚了,在我出生之时还有一个哥哥。

哥哥命不好,6个多月就夭折了。

直到前几个月,我听说老家的医院要拆了,我立马赶了回去。

我到医院把哥哥的尸体领了出来,我与朋友借了点钱,给哥哥买了块好地方把他埋了。

我记得,我取出哥哥把他放入地底时,哥哥的尸体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此时我父母还在医院里找哥哥,他们都已经忘记自己的孩子长啥样了。

只有我还记得,哥哥的尸体上与我一样,左臂上有一个月牙胎记!

(作者:这个故事,其实我是听我一个朋友说的。

我也不知道真假,当时他确实跟我借钱了,具体借钱干嘛我也不知道。

直到今天,他听说我写小说,缺少灵感。

他就给我说了这个故事,呵呵也有可能他说的是瞎编的,谁知道呢。

不过他臂膀上的月牙是真的哦!)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其实我是听我一个朋友说的。我也不知道真假,当时他确实跟我借钱了,具体借钱干嘛我也不知道。直到今天,他听说我写小说,缺少灵感。他就给我说了这个故事,呵呵也有可能他说的是瞎编的,谁知道呢。不过他臂膀上的月牙是真的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