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消失的十八楼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21

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远远不够小怡索费的,除去平常要用的,加上租金的压力山大,七七八八的zuì后只剩下几百块,基本没有多余的钱能寄回家。

小怡跟着中介来到位于市区的一座高楼里,这是她昨天再电线杆抢看到的一则招租广告,吸引小怡不是别的,正是因为它的房租够便宜而且房里配套都齐全,很快的,小怡就付了定金,买来了白sè油漆准备装修一遍,因为她发现天花板上灰蒙蒙的,看起来很不舒服。

有油漆过的房屋看起来就是不一样,自己哪天辞职不干了,或者还可以去找找装修内的工作,真是个天才,小怡自顾自的想的天马行空,心里乐的像一朵花。

第一天晚上睡下的时候,小怡就有点后悔了,时钟才刚刚跳到12点,楼上的脚步声有高跟鞋的响声有西装革履的敲响声就跟热舞狂魔一样的踢踢踏踏的,吵得小怡都快jīng神衰弱,但是声音慢慢的,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小怡才安心的睡。

接着第二晚,第三晚,每次十二点响起楼上的声音又响起,天天如此。再过分,连佛都有火,本来以为他们会有所收敛,结果他们根本不顾邻居的死活,终于……小怡bào发了,怒火中烧的跑到楼上,对她这几天被摧残的位置来看,确定了是住在楼上的一家,不过到楼上时静悄悄的一片,没有所谓的音乐跟舞蹈声,猛的敲他们的门,相对来说,可能用砸更贴切点,那股劲小怡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只知道自己要是还不反抗迟早会神经衰弱的。

门开了一道小缝,是一个小孩子,11,12岁的样子,表情胆怯的站在门后,两颗黑溜溜的双眼看着小怡,看是个孩子,小怡也不好发火,脾气消了不少。

“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小孩没说话,只是摇摇头,接着挤眉弄眼的,好像想暗示什么,可惜小怡理解不了他的意思,还以为是他故意的,都把小怡逗乐了,这时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声。

“我爸爸妈妈不在这里。你快点走吧。”孩子的语气很急促好像想掩饰些什么,小怡还没来得及思考,隔着一条门缝的门被打开了,孩子身边出现了一个20出头的女孩子,她笑着问有什么事,小怡说了自己的建议,希望对方不要经常晚上的时候那么吵,不然没法入睡。

对方的反应出奇的和谐,她笑吟吟的答应下来,还让小怡到自己家里做客,不过小怡委婉的拒绝了,尽管对方诚意相邀让自己去做客,毕竟夜深了,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休息,对方也没再强求,就让小怡下班之后什么时候有空都可以来。

小怡感谢对方的好意后,就回家了,女孩子看着小怡坐的电梯门关上后,笑容一下僵住了,脸部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了起来,一字一句冷冷对身边的小男孩道:“下……次……敢……在……通……风……报……信……让……你……连……鬼……也……做……不……城。”

小怡回到家后到头就睡,终于安静了,这两天被楼上的声音吵得她神经衰弱,真是该好好补觉了。

第二天晚上,楼上果真再也没有声音了,小怡刚敷完面膜,门铃就响了,门外站着的是昨天晚上小怡在楼上看到的女孩子,她手里拿着一篮水果,身后还站着两个其他不认识的女孩子,她们的脸sè都有些泛白,犹如白纸,刚打开门看自己还真吓了一跳。

知道对方是来为前几天的事情来道歉的,尽管自己想休息了,小怡也不好意思把人赶走,便把人请进屋呆了下,好在对方也不是话唠子,简单的说了几句,邀请了小怡下个星期去参加她们的派对就离开了。

对陌生人突如其来的热情,小怡感觉还是很不习惯,内心还是挺奇怪的,自己虽然好说话,昨天自己也没表现出人来疯的样子,怎么对方就知道自己好相处呢?口头上答应下来就送她们回去了,因为不确定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其实小怡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只是刚开始对陌生人有点抵触,整天绷着个脸,不懂她的人刚开始见到她都感觉她就是一块深海寒冰,冷若冰霜,实际她就是个闷sāo人。

出来久了,少跟朋友联系了,自己慢慢的就把自己的好玩另一面隐藏起来,一旦认识她的真面目,简直可以玩疯的样子。

不过对同层的邻居,小怡还是自来熟的,在坐电梯的时候,自己也会先说话,打破安静的僵局,很多在这里住久了的用户都说小怡很好相处的人。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无意间打扫的时候,在扫地的时候发现桌子地下邀请函,刚巧碰上小怡第二天不用上班,想着明天可以休息的小怡突然心血来潮的找了一件前几天刚卖的晚礼服,画了个淡妆就准备去赴约。

刚出门口就遇见去倒垃圾的王阿姨,她见到小怡一身正装赞不绝口,妹子穿上晚礼服还是一个大大的美人呀!小怡被说的不好意思,说只是去参加楼上朋友的派对就随便穿了下而已,听到楼上开的派对时王阿姨一下子愣住了,不确定的再问了问小怡确定是楼上么?小怡看王阿姨的表情有点不对,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点头回应。

王阿姨一下把小怡拉进了自己的家里,点了三支香让小怡拜拜神明,被弄得糊涂的小怡也只好照做。

才听王阿姨把事情慢慢道出,这座大厦原本是有18层的,但是就在2年前,18层听说是因为住在小怡楼上一户业主趁父母不在家,在举办派对的时候,不小心推翻了桌子上的洋酒,加上现场有许多还未完全被熄灭的烟蒂,瞬间火光四起,现场很多参加派对的人,都想往大门跑,可能当时的火势很大,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来,等到消防员赶到时,现场看到的是一具具被烧得发黑的尸体,其中包括业主11岁的儿子和20岁的女儿,整个屋子都被烧黑,还殃及整个18层,在地产商的决定下,把18层直接给填了,现在的只有17层,就是小怡住的这一层楼。

听到这里小怡虽然还不信,不过她当天晚上却害怕的不敢回家,在王阿姨家里住了一晚,安全无事。

次日跟着王阿姨的身后去楼下买早餐时,她昂头看了自己住的大厦,一层一层的算起来,1,2,3,4……17层,不敢相信又多算了几次,算来算去只有自己住封顶层……17层。

作者寄语:谢谢亲们的支持,我会继续加油写一个更好的文的。有什么不满的可以提议,建议大家文明发言,我会接受你们的建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