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意外的报复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18

和老公一洋结婚的事,一直不被人看好。都说他一个穷小子,长的又不帅,我要是跟他一辈子就得苦上辈子。

渐渐的,人说的多了,周而复使,听的就多了,到后来,我竟然有了我不得不离开他,也只有离开他才能找到幸福的感觉。

可我爱一洋的心却始终没有动摇。我不仅坚持和他结了婚,还打算帮他生个大胖儿子,我下定决心要和他一起卯足劲朝向幸福奔跑。

就这样,我和一洋的幸福小日子就开始了。

婚后第二年,儿子还没生,老公的事业有了很大的起sè,我的一洋不仅仅开了公司,还给我爸妈买了一房子。

身边的人再也不对我和一洋说三道四,反而变成了点头哈腰。

我和一洋偷偷地笑,现在的人,就是这么现实。

我们小俩口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可没有孩子让这个家总显得空荡荡的。婆婆早就不停地催促,说好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也暗暗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不能像其它孕妇那样,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有老公陪着晒太阳。还能不时窃听肚子里孩子的动静,那该是多么的幸福。可一来二去,三年过去了,我的肚子依然干瘪如初。

这下,我和老公都沉不住气了。决定到医院瞧瞧。

走进医院大门时还对我指手划脚的老公,在出院时成了被晒蔫的匣子,一点jīng神都找不起来。

接着他开上车,握住方向盘的那一刻,眼泪就下来了。他哭嚎老天对他的不公,让他患了弱jīng症,都没有能力生自己的孩子。

我也跟着哭,因为这对我们确实是zuì大的噩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类病治愈的可能微乎其微,这辈子我和老公似乎没有什么再可依靠。

此后的日子离幸福越来越远,老公难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实,常常坐在家里发呆,连生意都不顾了,更多的时候,他变得特别bào躁。

动不动就对我非打即骂。还问我,是不是嫁给他这样无能的老公很糟糕。我知道他心理有些脆弱,就带他看心理医生,可他变得更急了,说你才有病了,我很好。

这让我对他彻底无计可施,后来,只能忍泪度日了。

没想到我悲哀的处境被一洋的朋友山木看在了眼里,他是我的直系领导,平素都对我十分关照,但家庭的事,我从来没在公司吐lù过。

可我知道,在这个开放的小城,任何一点小事都瞒不过他们的眼和耳朵。山木先是劝我不要太累,又说不要和男人计较太多,可他知道,女人都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说这话时眼神火辣,就好像我的身上着了火,这让我觉得十分不自然。

于是,快速撤出了他的办公室。

可后来的一天我加班,公司就剩我和山木,他突然走过来,说他爱我,说着还跪下了,拉着我的手吻个不停,那一刻,我的意识全然崩溃了。

我和山木的关系变得异常的热烈,而老公无休止的谩骂也让我觉得越来越烦了。

甚至在我的梦里都经常出现山木,而老公的身影却一直没碰到。

我怕我真的掉进山木给的爱情里了,我怕我会为他不顾一切。甚至跟老公离婚,要和山木走到一起。可很快,我的想法还没机会说出口,肚子却先大了。

我第一时告诉山木,他说,这个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一定要留着,让我等他几个月,他会离婚的。

没等到山木离婚,老公却发现了我的异样。他拼命地抽打我,zuì后我肚里的孩子被宣告流产。

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也没脸再在同事们周围待下去了,只好主动辞职。

而老公,也因为我不顾廉耻和上司勾搭主动提出了离婚,我一分一文的东西都没拿到。而山木的手机也打不通了,我知道他为躲避我,换了号。

这一切的发生都让我觉得天旋地转,本来美丽如我,以为只要敢爱敢为就能过上好日子,却不想,还是被身边的人一一抛弃了。

那天傍晚,我只身一人到了后海酒吧,想让酒jīng陪伴我到天明。

突然一个人朝我走过来,他端着酒杯说,美女一个人?约吗?边说还边给我又点了瓶酒。

几杯酒下肚,浓浓的仇恨涌上了心头,我不jìn想起我那腹中无辜的孩子,是我的老公一洋,让我和我的孩子yīn阳相隔,我眼中充满了仇恨。

就在这时,对方似乎能感受一样,他一字一句的对我说,我的孩子现在还没有死,他仍然在这个世界上。

我愕然的看着他,头脑似乎像缺氧了一般,急切的追问到,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的孩子早没了,他能在哪?

他淡定的说,他知道,而且他可以带我去看。

一边说着,还一边拉着我走出了酒巴。

他拉着我上了一辆黑sè娇车,奇怪的是,这辆车子上所有的陈列都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突然之间,我才意识到,我们两人喝了酒,而且刚从酒吧出来

瞬间,我身体上所有的酒jīng全都消散了,我看到我们已经上了高速公路,我掏出手机,快零点了。

当我看到车速时,天啦,已经200迈了。

我尖叫起来,快减速,快减速,你不想要命了吗?

可前面这个人,好像没有听到,反而越开越快,越开越快,我从后坐上站起来,想要拼命拉扯他。

可就在此刻,我惊恐的认出,这个开车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一洋。

顿时,我所有的委屈,愤怒,伤心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当初,这个车里的所有饰品都是我jīng心布置的。

而现在,一洋又以这样的方式来找我。我顾不了其它。

现在zuì要紧的是让一洋快点减速。若再这样开下去,我俩都会死亡,那父母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立刻从我的座位下,摸出一把有水果刀抵住自己的颈部,大声的威胁他说,一洋,你立刻减速,立刻减速要不然,我就自刎死在你面前。

可一洋就像聋了一样,不给一点反映。

我提高了八个分呗对一洋大声喊到。快点减速。

只听,一洋冷笑一声,用力一转方向盘把车子,就看到车连人一起跌落到高架桥下。

这一刻,我所有感情都随着一洋,一起飘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里,有我和一洋,还有一个意外的孩子。

当这个孩子跑向我们时,他诡异的告诉我,这次意外死亡就是他特地为我俩安排,他恨我,更恨一洋。

我看着他无辜的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下次我们去找山木吧。

作者寄语:请收藏我的《鬼火灵异故事集》,喜欢请打赏,不喜欢请扔鸡蛋[委屈];另评论,收藏,打赏,均有红包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