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清宫诡事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12

一九零一年,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刚刚从西安回銮至北京城。结束了一年多的流离生活,回宫后,光绪帝向慈禧太后奏请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能将自己从前zuì疼爱的妃嫔——珍妃的尸体从宁寿宫的水井里打捞出来,并予以安葬。此时,慈禧太后对珍妃的嫌憎还未完全消除,她对这件事左右搪塞,一拖再拖。

——楔子

一,皇妃显灵

今天晚上,轮到在宁寿宫值夜的是掌事姑姑兰茜手底下的宫女玲秀。

入夜之时,窗外渐渐起了风,呼呼的风声里,偶尔一两只野鸽扑棱着翅膀疾疾掠过。

寝室里,静得出奇,一盏火光摇晃的孤灯在对面的墙壁上投shè出一片巨大的黑影子。此时,宫女们都已经漱洗完毕,在长长的通铺上摆好侧卧的姿势准备睡下了。

"有鬼!有鬼啊!"一声惊呼,寝室的门被"砰"得撞开,冲进来正是本该身处宁寿宫的宫女玲秀。

她脸sè发白,胸脯子剧烈地起伏着:"贞……贞顺门后边的那口水井旁,珍小主显灵了!"

宫女们的心里都不由地打了个激灵——要说这珍小主叫老太后推进井里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期间,宁寿宫里也曾传出过一些"井边魅影"、"夜半哭声"之类bǔ风捉影的传闻,但这些传闻大多是由宫中闲人捏造,出处不可查证。然而这次,宫女们还是头一次听身边的人说起"撞上鬼"的事,大家纷纷起身问玲秀是否是看错了。

"不……不会有错的……"玲秀的牙齿还在打颤,"大镶边的红sè袍子,插满花的'二把头',那人明明就是珍小主,她……她就坐在井口的那块石头上,还回过头来看我哩!"玲秀心有余悸,眼泪pā嗒嗒地掉下来。

玲秀的话在宫女之间引起不小的sāo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猜测是珍小主死得冤枉,又见老太后回京城后并不急着将自己安葬,所以才出来显灵,以作jǐng示。

正在外边查夜的兰茜听见了寝室里的动静,她推门进去查看情况,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时,脸sè变得比宫女们还要难堪。

"你们都给我听仔细了,今天的事谁都不准往外透lù半点,老太后刚刚回来,若是让这种怪力luàn神的事惊扰到,保不齐我们都要担掉脑袋的罪!"兰茜板着脸,严肃地吩咐道。

宫女们吓得连连称"是"。

兰茜又瞄了一眼惊魂未定的玲秀,她叹着气摇了摇头:"你今天这个模样,一会还是早些休息吧,今夜,就由我先代你在宁寿宫值夜!"

玲秀一听,感激涕零,她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兰茜连连道谢。

兰茜走后,宫女们都不敢再多说什么,大家熄了灯,躺在床上纷纷睡下了。黑夜里 ,只有宫女昭雯,眨巴着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爱胡思luàn想的人,今天听玲秀这么一说,昭雯的脑袋里更是jìn不住浮想联翩,无数版本的惊怖故事在她的脑海里一一掠过。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野鸟都没了动静,昭雯终于mímí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是个噩梦连篇的黑夜,昭雯一睡着就开始做起各种古怪的梦,zuì后一个梦,场景有些瘆人:她的这个梦里,到处都起了茫茫的白雾,一个红sè的身影从雾sè中渐渐显现出来,弥漫的雾气里透出来的正是珍小主的那张姿sè绝伦的脸,突然,她的脸在快要靠近昭雯的时候急骤变化,像是被水泡发了似的膨胀起来,"砰"的一声那张脸在昭雯眼前bào炸开来,一时间脓血、蛆虫四处喷溅……

二,玲秀之死

昭雯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漓。她瞧了一眼窗外,东方已经泛起一丝鱼肚白,昭雯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突然,她注意到,自己铺位对面的那扇纱窗外似乎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昭雯心里生疑,现在还没到上工的时间,是谁这么早就起来了呢?她小心地穿了鞋子,微渺的晨光里,朝那扇窗户一步步地走过去。

昭雯伸出手推开了半扇窗,这是个爱起雾的季节,窗户打开的一瞬间,冰冷的雾气涌进了房间。昭雯打了个寒噤,她的脑袋探出窗外仔细查看,雾sè中,站在窗外的这个人不正是玲秀吗?

"玲秀,你大早上站这儿干嘛?"昭雯伸出手拍了玲秀一下,却见玲秀的身体轻轻地左右晃动起来,姿势像极了老太后那座西洋钟里的钟摆。昭雯低头一看,啊!原来玲秀的脚是悬在地面之上的!她的视线顺着玲秀的双脚向上移……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静寂的黎明。

玲秀死了,她被一匹白绫悬在了走廊房顶的梁柱子上。宫女之间更加人心惶惶,毕竟玲秀当晚刚刚说过自己撞见了"珍小主",夜里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内务府的人很快接手了这件事,经过三天的查证之后,总管大人给出的结果竟是玲秀"抱憾自缢"。因着玲秀的母亲前段时间感染了痢疾,zuì终因为诊治不当而丧命,玲秀前两天一直因为没能出宫看母亲zuì后一眼而郁郁寡欢,内务府的人便是由此判定了玲秀的死因。

内务府的通告下来的这天,兰茜给玲秀烧了整整一盆的纸钱。宫女之间都流传着"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句话,身在四方院的宫女们又有谁不挂念着家中的父母呢?兰茜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再过两个月就可以退役出宫了,回家之后,她可以见到久违的父母,可以像正常的女人一样结婚生子,可惜这些,玲秀都已享受不到了……

第二天,兰茜便把手下的宫女们都召集了起来,她知道这些宫女们私下都还对玲秀的死议论纷纷,所以声sè俱厉地强调:"玲秀的死,如今内务府已经给出了说明,大家万万不可再在私下luàn嚼舌根,作为紫jìn城里的宫女,就要学会想应该想的事情,说应该说的话,凡事不可逾矩而行……"

宫女们都低头称是。

兰茜又轻叹一口气,道:"昨天,玲秀的尸体已经被她的家属殓葬,大家共事这么多年,你们若是得了闲,就为她烧几张纸权当送她zuì后一程吧!"

人群中,有宫女忍不住啜泣出声,昭雯也早已泪湿了眼眶,都是朝夕相处的了好几年的姐妹,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迸出一声揶揄般的冷哼,昭雯歪着脑袋看过去——果然又是那个令人厌恶的宫女香覃!

香覃出身叶赫那拉氏,平时仗着自己有几分背景,总是喜欢在宫女中耀武扬威,脏活累活不干,任起性来,有时连兰茜姑姑都不放在眼里。玲秀死了,大家都惋惜而哭,可她却在嘲笑大家哭。

大家的目光纷纷投注到香覃身上,许是她自己也意识到这次做得过分了,香覃撇了撇嘴,没有再发声。

昭雯心中恨恨地想:"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老天爷开眼能给她点教训尝尝啊!"

昭雯没想到,香覃的报应来得那么快。

作者寄语:其实……我知道自己写的不怎么有趣,但还是希望看客们雁过留声,你们的批评是我们成长的阶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