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 >> 两性 >> 正文

男孩和我的娇妻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10/29

男孩和我的娇妻

男孩和我的娇妻

我是一个从事网络工作者,今年34岁,妻子吴月如在一家服装公司从事服装设计工作,28岁。

我和妻子月如从相爱相恋直到结婚至今已有8年的历史,月如长得美丽动人,是属与那一种典型的、丰满型的女人。我爱我妻子,许多朋友和同事都羡慕我有一个这么漂亮、贤惠的老婆,我们都说我们俩是天生的一对。和妻子相处的8年中,使我了解了女人的温柔体贴,家庭的温暖和温馨。

但是,我这平静的生活,在那一天被打破了。

那一段的日子,我mí上了chéng rénBBS网站;网站里各种新奇的三P、四Pchéng rén游戏,还有各种的偷窥、SM游戏,使我大开眼界;让我感受道那性爱欢乐的海洋是如此的多姿多彩.

在我逐渐的引导下妻子也会和我一起共同分享着网络里广阔的chéng rén天空,从此以后,妻子也变的十分的jī qíng,在性爱的方面,夫妻俩也不断地尝试一些新的花样,各种体位的性爱游戏。

当然,我并不满足于此,脑海中总是幻想着自己与妻和另一个陌生的男子3p情形;我曾经开玩笑的试探性地向妻子提出这一想法,立即就遭到了妻子的反对。

她说:“在家中,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都同意,我只属于你一个人,不允许除你之外的人碰我,如果你真有这一想法,就表示你已经不爱我了。”一席话,吓的我再也不敢提及此事。

我的3p梦想破灭了,不甘的我疯狂地在网络上浏览相关的话题,从中取得幻想的满足。有一次,我看了一篇文章,里面描述了一位丈夫希望妻子长远的青春靓丽,竟然找了一些童男子与妻子性交,据说成年的女性吸取了童男子的jīng液,能防止女性的衰老,并能焕发青春,有益身体健康。

“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吗?”我又着手从网络上搜索了相关的一些话题,正如这篇文章所描述的大体一致,女性的体内如果吸取了童男子的jīng液,由于蒙荷液的相互作用,的确能使女性散发出一定的青春与活力,并且如果能在通过与童男的性爱过程中获得满足,那效果将更佳良好。

看了这篇文章,我思绪久久不能平静,如果我能帮妻子寻找一个童男子那该多好啊!

是啊!我还记得,和妻子的第一次性爱,那个时候的我一个晚上足足来了七次,每次的交姘我们俩总是不断地在感觉、体会、寻找着以往在艳情书中所描绘的舒服、销魂的肉体感觉。直到第二天,妻子总是不时地偷偷的对我说:“她的下体一直感觉有一个东西塞在里面。”

zuì近以来不知是工作的压力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只有每个周未才能让我尽兴一回;我也逐渐感觉到已不能完全满足妻子的yù望,而经常导致内心的不安,我也时常惊讶于那时的我一个晚上怎么能够来了七次呢~!。心里上有愧于我美丽的妻子,于是我总是想尽各种的办法提高妻子的性爱前奏工作,以至于妻子在激烈的兴奋之中,我再把yīn茎zuì后的chā rù进行勐烈抽动的同时而达到性爱zuì后的gāo cháo。

我时常在想,如果帮妻子找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和她zuò ài,小男孩一定会和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持久而耐长;不仅能使妻子焕发青春靓丽,有益身体健康;又能够让现在已有性经验的妻子tǐ yàn到另一番性爱的gāo cháo。

自从有了这一想法以后,我就不断地在周边物sè人选,这人选一定是要自己十分的放心的人选,又能保密的人选。

对比了周边的几家未成年的男孩,zuì后我确定了身边其中一位男孩;他叫李刚,十七岁,有一个十五岁念初中二年级的兄弟,父母在我们的小区附近搭盖了一个廉价的大屋从事废品收购工作,李刚由于家庭比较贫困,一年前就辍学在家中帮助父母一起工作;他不像那些家庭环境良好的宝贝孩子,在学校小小年纪就开始谈恋爱,懂得似乎此我们这些成年人还多,宝贝孩子也实在不让我放心。

李刚是一个聪明上进的孩子,每当忙往父母所交代的事情后,总会跑到我们的网络硬件维护部门,帮我干些杂活;也不断地向我虚心的学习各种电脑常识,由于他的勤奋,我也很乐意帮助他,并传授他一些电脑常识;习惯了,经常叫我陈师父,我也就叫他徒弟,我们俩的关系也十分要好。

有一天小刚又跑到我们的部门来帮我们干活,我对小刚说:“徒弟您不是想学网络吗?在公司不方便学习,刚好我下午有空,可以去我的家里用我家的电脑来学,我教你。”

“那太感谢师父啦”小刚很高兴的答应了。

我说:“中午你吃过饭后,然后就直接可以去师傅的家里”

小刚高兴说:“好的,谢谢师傅?”

从那以后,小刚就成为了我家中的常客,只要一有空,我就会跑到我家来让我教我一些网络知识,我也总是趁妻子不在时候让小刚浏览一些黄sè网站。可以看得出,每当小刚看到bàolù的画面,总是十分地专注。

我还经常发现,每次浏览完这些网站后小刚总要去往卫生间,要呆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会出来。我猜小刚他一定是在卫生间里手yín,逐渐地我也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和小刚讨论一些黄sè话题,这样也就拉近小刚与我的距离。

时间一长,小刚也就在我面前毫不避讳地讨论关于性方面的知识,他也时常向我咨询一些这方面的问题,我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诱导。

一个月后,随着我们的距离拉近,我感党时机已经成熟。

有一天小刚正在流làng黄sè网站时,我对小刚说“:小刚,你想不想和女人上床呀?”

“当然想了,那要我有了女朋友以后才行”小刚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您和女生上过床吗?”

“没有,没有……”小刚脸红。

“那么您想和女生上床吗?”我问道

“想啊!可是我没有女生女朋友会和我上床”

我神秘的对小刚说:“那么师傅帮你找一个好不好?”

“别开玩笑了大哥,有谁会看上我”

“如果大嫂和你上床好吗?”我说

“师傅,你在开玩笑吧!”小刚睁大着双眼不相信地看着我说:。

“师傅不骗你,你跟师傅是不是兄弟,如果是兄弟,那么大哥的老婆让你玩,又怕什么能?师傅才不在乎呢!何况我们玩得这么好。”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也许是对我的信任,也许是看多了sè情网上真实的3P\4P夫妻事件,小刚开始相信我不是和他开玩笑。

他开始兴奋起来,他结结巴巴说:“那么------大嫂----她-----肯吗?”

“哪要等晚上你嫂子回来我问问她,但是无论她肯不肯,明天晚上我都不会让您失望的。”

晚上,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妻子,我知道妻子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我心中已经想好了一个周全地计划。

第二天,今天是周五晚上又是和妻子性爱的日子。下午,小刚来到了我家。我对小刚说:“小刚,你嫂子她不肯”

小刚满脸的失望,我又说:“小刚,你放心,大哥即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今天傍晚你就躲着我家的衣柜里面,我会蒙上你嫂子的眼睛,当我脱光她的衣服后,那时候你就可以出来,你嫂子看不见你,但是你不要出声让你嫂子以为是我就行了。好吗?”小刚兴奋地答应了。

当天晚上,月如下班回来啦,我拉着妻子到附近的情人餐厅,就着mí人的烛光享受那làng漫的情调,我俩还喝了一些红酒,月如的面颊在酒后烛光的映衬下十分的娇艳动人。

我悄悄地对月如说:“今晚咱俩可得大干一场,我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哟!你怕不怕”

妻子含羞一笑,娇mèi的对我说:“我才不怕你呢!我也准备好了”

夫妻俩带着喷火的jī qíng回到了家中,一进卧室我俩疯狂的激吻着,我一边脱着月如的衣服一边对她说:“今天我可得蒙上您的双眼,把你kǔn bǎng起来作爱好吗?”

妻子在我的激吻之下娇喘着说:“老公!……今晚我就是你的女nú……请您充分享用我吧!……”也许是上网看了太多的SM性爱,我没想到妻子接受得这么快就这么shuǎng快地答应了。

除去了妻子的衣物后,我温柔得将妻子的双手kǔn bǎng在背后并蒙上了她的眼睛。让她俯扑在在床上,崛起臀部,我从后面抱住妻子的圆臀吮吸着她的yīn部,在我舌尖的挑动下妻子的下体分泌出了许多的yín水,沾湿了我的嘴和下巴。

我看时机已到,立即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妻子问道:“你说什么可以开始干什么?”

我赶紧回答道:“可以开始和你zuò ài啦!”

“这个你也这么大的声音,讨厌,嗯哼……”妻子娇嗔地回答。

躲藏在衣橱里的小刚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我看见他小心地打开衣橱满脸通红地、轻轻而又激动的走到妻子的身旁,慌张的眼神看了看我,又不时的扫视着妻子月如那luǒlù的身躯。他的下身早已经搭起了一顶小帐篷。

我对小刚使个鼓励的眼sè,让他放心大胆地看,并示意他把裤子脱了,在我的鼓励下小刚他还有些害羞地褪下了裤子,一支粗大的yīn茎立即弹出luǒlù在我和妻子的面前。

这使我感到惊讶,一个十七岁的小男孩竟然有如此粗壮的yīn茎,甚至比我有所过而不及,前端红红的guī tóu翻lù在外,guī tóu前端早已经渗出了一大滴lù珠,还有一丝己垂滴到地板上。

我抓住小刚的手让他去抚摸妻子那雪白的肌肤和浑圆的臀部,我激动的、犹豫的将他的手放在妻子的臀部上。

我一再用眼神去鼓励他放心大胆地去抚摸妻子,在我的鼓励下年轻的他双手颤抖地开始在妻子身上游走,第一次感触女性那温柔、丰润的肉体。

“哦----------”月如呢呐的一声

小刚吓的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妻子娇声说道:“啊--彬……您的手在发抖”

我又将小刚的手放回到妻子的身上,对妻子说到:“是啊,你那被我kǔn bǎng起来后的诱人身躯在作怪,今天真是让我十分的激动,这种感觉使我像又回到了第一次和你上床的情景,我太激动了。”

“这么说,你今天可得好好地发挥一下”妻子娇yín地说

“那还用你说嘛,今天我可是充满生机与活力,待会儿一定要cāo的你哌哌之叫!”

此时小刚已放开了胆子,抚摩着妻子的臀部,他用双手分别轻轻地抓捏着妻子那撅起的两半臀。

一会儿,他蹲下身子用双手bāi开了我妻子的两片臀肉,带红的双眼直直地盯住了月如的下体,认真仔细的观察着女人那神秘的yīn部,是那么的仔细和激动。

也许是我身旁的缘故,小刚勐的回过神,他回过头来满脸通红地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我也冲他笑了笑,我想尽量使小刚感觉轻松、不必忌讳。

我也明白小刚此时需要看清楚些什么。

是啊!一个处男子,一个以往只是在网络上和图片上所了解的女性身体,一但现实中真实的实践,他的第一时间研究和观察的当然的就是女性的下体;他所要了解和对比的是书上、画上描绘的那些yīn蒂、yīn道、尿道、大小yīn唇和真实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我冒出了一个好人做到底的想法,那是一种想让别的男人仔细地了解自己妻子的生殖器官结构的想法,我一定要让小刚了解女人yīn部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有我的教导小刚他是不容易弄明白的。

这一个想法使我激动,我下定了决心,要当一回生理教师,妻子的肉体就是我的教材。

我轻轻地拍了拍小刚,用手势和唇语让他先让了让,待一会儿在看。

我对妻子说:“sāo老婆,翻过你身子来,好久没有研究你的sāoB了,今天老公我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你的sāoB,我要用我的手和舌头好好地抚摸抚摸她。”

妻子听了yín荡地扭了扭臀将身子翻转过来,嗔嗔地对我说:“那你可得好好地对待她噢----!”

我解开背着kǔn bǎng妻子双手的绳索,并将妻子双手举过头顶继续与床架kǔn bǎng着,这是为了防止妻子在激动之下解下面罩而发现真相。

一切就绪后,我将妻子的两腿大大地分开,将她的yīn部充分地bàolù在我和小刚的视野之下。

妻子的yīn部十分的湿润,两片大yīn唇已完全分开,小yīn唇也因为充血而显的肥厚光泽自然的往两边分开,lù出内部闪着湿lùlù莹亮的粉sè的肉仄。

我向小刚招了招手,意示他过来一起观看。

他急忙的靠近我一起将头凑了近妻子的下体,两眼紧紧的盯住妻子的yīn部,我在旁边能感觉道他抑制不住的激动而不时的张大口深深吸着气,又缓而急促的唿出。

我拍了拍小刚的肩,对他大声的说:“嘿!,老婆!你的大yīn唇怎么不见了?”

“讨厌--你自己找找”老婆挺了挺耻骨

我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抓住妻子因充血而肥大的右边大yīn唇,并扯了扯外侧隐密的yīn毛调皮的说:“哦,原来你发sāo了,大yīn唇都充血变的如此肥大和你的股腿肉连在一起,让老公我都难以发现啊!--失误失误--”我边说边用眼神斜了斜小刚,并用左手指了指妻子左边带毛的大yīn唇意示他也去摸摸。

小刚及不可耐的伸出手就要捏妻子的大yīn唇,我急忙用左手抓住小刚的右手意示他一定要用左手去捏妻子的左大yīn唇(那是怕妻子万一感觉不对而穿帮),聪明的小刚立刻明白,他点了点头,换了微微带抖的左手学着我用食指和拇指捏抓住妻子因肥大的左边的大yīn唇,不断的撮捏着。

“轻点,老公,痛--你拉痛了我的yīn毛--”老婆缩了缩臀部。

小刚立即把手缩了回来,脸涨的格外通红象个做错事的孩子胆怯的看了看我,生怕我的责怪;我对他微微地一笑,示意他没关系不过下次要注意。

我俩分别摸捏着妻子的左右大yīn唇,妻子也扭了扭身子;我开始用右手捏住她的右侧小yīn唇,搓柔着左右提拉,并故意大声地对妻子说:“你这sāo老婆,你的小yīn唇充血后起码比平时厚了两倍,就像两片肥厚的仙人掌。”

“讨厌,你这大sè狼--”妻子娇滴滴的骂道,她哪里知道我此时正在向小刚传授女性的生殖器解剖课呢?

小刚十分配合的学着我也用手捏弄着妻子的左边小yīn唇。

这时妻子的yīn道口早已漶滥成灾,充满了从yīn道内分泌出的体液,我用食指在妻子的yīn道口搅了搅,勾出些爱液均匀地涂抹在妻子的右边小yīn唇上,上下滑动着。

小刚也立刻用食指在妻子的yīn道口搅了搅,并好奇的往里轻轻地塞了些进去,当他的手指勾拔出来时竟然带出了几粒液泡,亮晶晶的部列在妻子yīn道口,十分令人yín意。他学我将爱液均匀地涂抹在妻子的左边小yīn唇,上下滑动着。

我俩一左一右的滑动搓揉着,在强烈的刺激下妻子的小yīn唇进一步的充血而变得更加的肥厚饱满,以至于表皮被充分的拉张透明而由粉红sè变成鲜红sè,再加上爱液的作用,显得十分光滑莹亮,煞是惹人喜爱。

妻子微微地抬了抬她的臀部将两腿分的更开,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股爱液又从yīn道口涌出,将原有的液泡挤向四周。

我示意小刚收起了左手。

我用拇指和食指将妻子的左右两片小yīn唇两边尽量分开,lù出了两侧小yīn唇所圈围的内部棱形三角形的前庭,妻子上下位置的尿道、yīn道立时清晰的显lù出来。

小刚将头进一步的凑向妻子的yīn部,我揉了揉前庭上细微的小孔大声地说:“老婆,你的尿道孔太小了,要是我有两个JJ,其中一个一定要长的小一些来对付她,那该多好啊!一点都不làng费。”

妻子听了噗哧一声笑了“你这大biàn tài,一个洞就够你用了,贪心不足。”又哧吃地抖动着腰笑了几声。

随着妻子的哧笑,抖动的腹部带动着前庭向外一凸一凸,尿道口也随着一张一合;小刚睁大着双眼,一脸的惊奇的表情,仔细地观察着这动人的一幕,生怕lòu看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用手指轻轻地揉了揉妻子尿道的四周,并在尿道口微微的按了按,我想小刚他一定是在研究寻找女人尿道那特殊的质感和触感。

我把食指滑向妻子那湿润的yīn道口,就着分泌的爱液缓缓的伸了进去,妻子“哦--”一声,yīn部随着腹部的收缩而紧缩,我的明显的感觉到yīn道内壁一阵紧缩包容着我的手指蠕动着。

我用食指有节奏的缓缓的边chōu chā边说:“老婆,你今天yīn道里的sāo水真多。”

我chōu chā一会儿我将食指拔了出来,上面粘满了妻子的体液;我让小刚也试一试;他显的十分的激动,鼻头冒着汗,我能感觉道他唿出的热气和不时的吞咽着喉部的所发出的声响。是啊!这个洞对一个处男来说可是一个神秘谟测的,是一个未知的洞,是一个追求多年的向往。

他颤抖的将食指轻轻的整根滑入了妻子的yīn道,他并没有作chōu chā,而将食指深深的停留在里面;着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我能感觉到他一定是在里面左右、上下、前后扣弄。

妻子有些受不了,扭动着跨部说:“臭----老---公,温柔----一---点。”

小刚的手指随着妻子跨部的扭动而扭动,停止了扣弄,开始学我做些有规律的chōu chā。

当小刚chōu chā了一会儿后,我示意他可以停下,他恋恋不舍的拔出了粘满妻子体液的手指。

我捏住了妻子的yīn蒂,妻子一阵抖动。我对着小刚说:“老婆,让我来tiǎn一tiǎn你的yīn蒂,我现在要翻开你的yīn蒂包皮喽--”我继续用食指和拇指将妻子的yīn蒂包皮往下褪,顿时lù出了妻子那兴奋而变的如黄豆般大小粉红略带珍珠sè的yīn蒂,用指尖触了触,我的每一触动都会引发妻子全身的颤抖。

我对小刚做了做暗示,伸出舌头对着妻子的yīn蒂临空象征性的做了一个tiǎn吸的动作,指导他来做。

为什么我不先tiǎn我的妻子呢?也许是我考虑得太周全了,生怕被我tiǎn吸过后,如果再让小刚tiǎn吸因此会不会产生一些忌讳呢?所以我今天决定不tiǎn吸妻子,一却都将妻子干净的身体让给小刚这个童处男子。

我离开妻子的下体,让位给了小刚,站在一旁,欣赏的看着小刚将头伏埋进妻子的yīn部,正在努力的做着我刚传授给他的动作。

妻子在一个还为完全成年的孩子的tiǎn吸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好一幅如此的刺激和yín荡的画面。

我突然产生要把这美好画面留下的冲动,我轻轻地离开进书房拿出了我那五百万像素的数码相机,偷偷地返回卧室。

刚进屋就听见妻子在小刚tiǎn吸下那充满yínyù的呻吟声,也许小刚刚才并没有觉察到我的离开,还在认真努力探索着妻子那女性身体的奥秘;我调整好镜头连续地拍了几张。

闪光灯引起了小刚的注意,他回过头来下巴上粘带着妻子的体液一脸纳闷地看着我,我向他暗示没有什么关系,他可以继续。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并没有引起他的不快,他对我笑了笑,回过头继续探索着妻子,我又从不同的角度和远近距离连续的拍了几张。

妻子在小刚的连续tiǎn吸之下,不一会儿急速的前后上下扭动着臀部大叫:“老公,我----快----到了,快----------快把你----的---鸡---吧插---插--进来---!!”

要知道这是妻子她即将到达gāo cháo的表现。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小刚急急地站了起来,懵懂的不知所措的回头看着我;我立即拿起相机握住他的yīn茎把他拉凑近妻子的yīn道口示意他捅插进去。

小刚兴奋的点点头,握住他那粗大的yīn茎,也许是我刚才教导过吧!聪明的他把早已青红透亮圆大的guī tóu准确的顶在妻子那yín水涣然成灾的yīn道口,并在四周左右转动了一圈,勐得深深的捅了进去,和妻子的下体紧密地结合着,只能看见他和妻子lù在外的yīn毛,已分不出妻子还是小刚的。

妻子“啊----”的一声大叫

“真--舒服--舒--服,老--公-插--我--插我--!”就着小刚的阳具开始疯狂的扭动着下体,大声呻吟着。

小刚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太兴奋,还是被妻子的这疯狂的动作场面吓坏了;紧紧的用两手托抱着妻子的腰臀,yīn茎深深的顶住妻子的yīn部;张大着嘴,时而闭起着双眼,时而脸上呈显出不知是痛苦还是舒shuǎng的表情,任由妻子激烈的扭动,已失去了主张。

我用相机激动的开始抢拍着这一幕yín荡的画面。

不一会儿,小刚抬着头,冲着墙张大嘴咧着牙,双手死死地抓住妻子的腰,下身紧紧地顶住她的yīn部,全身随着臀部一起剧烈地抖动起来。

我知道这是他要正在shèjīng的表现。

随着的小刚的抖动与shèjīng。------“啊!--啊--啊--”妻子大声的yín叫同时达到了gāo cháo。

我赶紧用相机抢拍下了这经典的一幕。

时间过去了十几秒,shè完jīng的小刚双手仍然抓着妻子的腰部,与躺在他身下全身放松的无力的妻子一起随着胸腹部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又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幕。

随着闪光灯的一闪,小刚勐地清醒了过来,不好意思地冲我一笑,恋恋不舍地将yīn茎抽离开了妻子的身体。我立即上前迅速地将两个枕头垫在妻子的臀部,这是为了能够让妻子更好地吸收小刚那处男的jīng液。由于妻子的经期昨日刚刚过,所以我也不怕小刚的jīng液流入妻子的子宫而怀孕,这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妻子躺在床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带着埋怨的口气对我说:“老公,今天您偷懒,全靠我一个人动,累死我啦!--不过我能感觉得道你今天shè的可真多,蛮舒服的”

我不怀好意的问妻子:“老婆,今天我的jīng液热不热?”

“热--不仅热,而确还shè的特别的勐,shè的我子宫好舒服啊!”

我坐在妻子的身旁,一边与妻子挑情,一边抚摸着她的乳房;小刚在一旁正要急匆匆地要穿上衣裤,我急忙向他摆了摆手并指了指妻子的乳房,示意他不要急着穿衣服,过来抚摸妻子的乳房。

小刚高兴的小心地来到了我身旁,我让出了位置,要他一手去摸妻子的乳房。一手去摸妻子的yīn部。

不一会儿妻子在小刚双手的抚摸之下,轻声地呻吟起来;小刚也在妻子性感身体和yín呢的呻吟声中yīn茎又恢复了起初那直挺粗大的状态。

“年轻果然就是不一样。”我暗暗的轻声赞叹着,心想:“该进行下一个计划了,我觉得,妻子除了体内吸收了小刚的jīng液之外,她的肠胃也应该吸收一些小刚的jīng液,只有这样才不至于làng费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处男之jīng。”

此时小刚正在用一只手扣挖、摸捏着妻子的yīn部,另一只手则抓捏着妻子的左乳,并不时用手握住乳房根部将乳头挤压突出,然后用嘴和舌头tiǎn吸着妻子那突出的乳头,弄的妻子发出阵阵的yín吟。

我心想这小子还真不会错过任何机会,胆子和手法也比刚才好多了;我碰了碰正专注在妻子身上的小刚示意他让了让,和他换了位置。

我继续扣摸着妻子,在她的耳边轻语道:“老婆,你又发sāo了,害的我的吊又硬了起来!”

“我可没发sāo,只不过你摸的我很舒服。”妻子不承认的说。

“那么,我今天想干你三pào,你能受得了吗?”我故意的激她。

“谁怕谁啊!要不咱俩再来?我才不怕你呢!”妻子的倔脾气又来了。

“不过今天可由不的你作主了,你可是我的nú隶,你想让我cāo你都不行;待回儿我用咱家的贞cāo带把你栓住,就是不cāo你的BB,只让你对我kǒu jiāo。哼-哼!”我yīn险的笑了笑。

“我用嘴都可以把你一会儿弄shè,谁怕你!”妻子不服气的对我说。

“那我可不客气了,你说好只用嘴,手就不能用啦,为了防止你作弊还得把你的手捆起来。”

“来吧!老公,我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而献身。”妻子打趣的笑了笑(我俩经常拿党来开玩笑)。

“为共产主义而献身。我看她还不知道是为小刚由处男变为chéng rén而献身吧!”我心里嘀咕着,看着可爱的妻子还蒙在鼓里,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

我打开床头柜取出了贞cāo带(所谓的贞cāo带,其实是我为了增强我夫妻俩性生活情趣,特意在网上chéng rén用品店订购的一款女性自慰àn mó器,它是在穿过女性yīn部带子上分别镶了三个凸出器具,一大二小,大的在中间是一根粗大的fǎng zhēn阳具,一小是小型的葫芦gāng门塞,另一小是类似牙刷头的柔软的yīn蒂àn mó器,分别放入女性的yīn部的各个部位,象穿内裤一样穿在身上在腰间可以紧锁住而不脱落。我买的是比较先进的,带无线摇控,遥控器在30米范围内可cāo控贞cāo带,在cāo带的腰间还可以放三节5号电池来为三个àn mó性器供电)

妻子仍然蒙着双眼仰躺在床上,双手和床kǔn bǎng着在一起,臀下的垫的两个枕头使她的整个yīn部和妣骨显得特别突出,也许是下体垫得比较高的原故,直到现在小刚shè入妻子体内的jīng液一点也没流出来。

我在贞cāo带的三个突出的àn mó器上均匀地涂抹上婴儿油,将它们分别塞入了妻子的gāng门和yīn道,穿过臀部和腹部紧贴yīn蒂,用皮带把它紧锁在妻子的腰间,安装好电池。

这样妻子无论是直立还是行走,小刚那留在她体内的jīng液由于被yīn塞紧密的堵住不会倒流出来,这就可以更长时间地留在妻子的体内进行完全充分地吸收。

小刚在一旁满脸的惊奇和兴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做着这一切,显得十分的好奇和激动,一脸的期待着我的下一步行动。

帮助妻子穿好贞cāo带,我将她的双手从床头松绑开;翻转过她的身子,将他的双手kǔn bǎng在背后。

我搀扶着将妻子让她从床上站立起来。

妻子她仍然蒙着双眼,双手被kǔn bǎng在身后而使胸部显得更加挺立;穿过腹部和股沟的贞cāo带简直就是一条性感的缩腰丁字裤紧锁在腰间宽大的皮带上;由于下体塞着àn mó器妻子她只能微微地分开内侧的两腿踉踉跄跄地行走几步,象一只苯拙的鸭子,将她那两只丰满的乳房抖得上下跳动,仿佛两只在相互戏耍的小白兔。

好一幅令人喷血的画面,我的下体涌出一阵热流,yīn茎变得坚硬,青紫的guī tóu上也渗出了一滴的lù珠。

我激动地回头寻找相机,当我在慌luàn的枕边找到它回头准备拍摄时,发现小刚正在用双手分别摸抓着妻子挂在胸前的两只丰满的乳房,是那么地认真仔细。

我飞快地记录下这的动人的一幕,又从不同的角度拍了几张。

我放下了相机,示意小刚坐在床边;我扶着妻子的双肩,对着妻子的耳边柔柔的说道:“爱nú老婆,老公我命令你跪下,准备吃我的吊吊吧!”

“遵命!我的老公大人。”妻子嗤-嗤地笑了一声,听话地跪在床边。

“来吧!”妻子说,并张开了她的小嘴。

小刚张着嘴坐在床边,吃惊地看着我,仿佛才刚刚明白过来。

我对他眨了眨眼,暗示他可以把他的yīn茎塞入妻子的口中,让妻子为他做kǒu jiāo;小刚用激动的手握着他那早已粗大坚挺的yīn茎,青红光滑的大guī tóu微微颤颤的小心地靠近妻子的嘴。

谨慎的guī tóu触碰到妻子的玉唇,妻子自然的伸出舌头挑了挑它,勐的一口将大半根的yīn茎含进了口中,在里面用舌头飞快地搅弄着;小刚被妻子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全身一颤,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急速的唿吸着,脸上逐渐lù出了舒shuǎng的表情。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妻子每次与我kǒu jiāo之前一开始总会先使出这一招,她说这叫先发制人;但是对一个初次被女性kǒu jiāo的处童男子来说,一开始就显得有些过于激烈和刺激,难免不会做出一些强烈的身体动作。

我知道,接下来妻子就象以往对付我的yīn茎一样,吐出,用她的上下牙咬住小刚的guī tóu,并用舌尖和舌面不断地tiǎn刮清洗guī tóu的表面,不时的转着圈;然后,深含入口中一些,用她的舌尖不断的tiǎn刮着guī tóu下的一圈内沟,再勐的将整根的yīn茎吞进了口中直深入喉间;反复进行七八次,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一般都难以招架得住,很容意就能使jīng虫上头。

小刚也一样,在妻子的一连串勐烈的攻击之下,从他那咧着牙略带着痛苦而又舒shuǎng的表情上,似乎有些支持不住。

我并不想这么早的结束这yín秽的一幕,我打开了手中的àn mó遥控器,把振动模式开到了zuì大的一档。

妻子全身勐的一颤,正深含着小刚yīn茎的口中发出模煳哏咽“喔--”的一声。

妻子张开了嘴,将小刚那沾满唾液湿漉漉的yīn茎从口中滑吐出来;埋怨地对我说:“老--公!--太--勐了,把它关--小--点--。”

我将àn mó器调到了微震模式,这么一来也让小刚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随着妻子将他的yīn茎从口中吐出,他长长的唿出了一口气。

蒙着双眼的妻子张着嘴摇晃着头左右寻找着我的(小刚)yīn茎,小刚扶者那沾满妻子唾液的yīn茎准确的放入妻子的口中,继续享受着妻子kǒu jiāo带来的快感。

我用相机拍下了这一幕。

看着努力在kǒu jiāo的一对童男shú nǚ,随着他们之间的动作大小我时高时底地调节着妻子身上àn mó器的震动模式。

妻子并没有一开始时的那么强悍,也许是下体àn mó器的作用,妻子时而吞含tiǎn吸着小刚的yīn茎,时而停下口中的动作含着yīn茎发出微微的类似呻吟的喘息之声。

每当我把振动模式开到了zuì大档的时候,妻子她总会将yīn茎从口中吐出,皱起好似痛苦地眉宇,微微的吐着气;有时还将整个脸贴靠在小刚那基本具有chéng rén特征的yīn部,秀发、汗水与小刚湿润的yīn毛交织粘连在小刚的腹部;她还不时的伸出舌头tiǎn刮着他下体那褐sè的yīn囊和两颗睾丸。

一幅如此yín荡而令人激yù的画面啊!我把它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小刚他在妻子不断地tiǎn吸之下,过去了10几分钟,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越来越放的开。

一会儿他长吸一口气,随着妻子的吞吐,他的臀部对着妻子的口前后做着活塞运动,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勐烈。

我知道他这是快要shèjīng的表现,妻子也似乎感觉到了,她配合的冥着两唇紧紧的包裹着小刚的yīn茎,放松喉部,以便他能更深地chā rù。

小刚他插挺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粗野;他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用双手抱住妻子的头,就像抱住妻子的臀部把她的口当作yīn道一样勐烈的chōu chā着。

突然,他臀部勐的往前一挺双手紧紧地抱住妻子的头部往里按,全身随着下体剧烈的抖动起来,把jīng液接连不断的深深地shè入了妻子的喉管。

妻子被这突如其来激烈的动作毫无防范,整个脸和脖子被憋涨得通红,她不断挣扎的想从口中吐出yīn茎,无奈,双手被紧紧地kǔn bǎng着,只能随着深chā rù喉部不断抖动的yīn茎不住地咳嗽起来,一丝丝白sè的jīng液从鼻腔里溢喷出来,溅洒到小刚yīn毛上,

小刚见妻子痛苦的咳嗽着,他慌忙松开紧抱住妻子头部的双手,迅速地退拔出深chā rù妻子喉中的yīn茎,随着他yīn茎的退出,妻子的咳嗽带出一丝jīng液飞溅在床上。

他神sè慌张地站在一旁,看着摊坐在地上不住咳嗽的妻子,一脸的不知所措和紧张,满脸愧疚地望着我。

我迅速走上前去扶住妻子,连忙说:“对不起--老婆,对不起--老婆。”

“都怪我太激动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为小刚的粗野动作向妻子进行道歉。

妻子还在不住的咳嗽,我一边安慰着妻子,一边示意小刚快把衣裤穿好。我不断地拍摸着妻子的背,她稍稍缓和了一些,小刚他也迅速地将衣裤穿好了。

我拍了拍妻子的背,说:“老婆--我去给你倒一杯水。”说着领着小刚离开卧室来到了客厅。

一到客厅,小刚就带着一脸的愧疚小声地对我说:“师傅,都怪我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kǒu jiāo跟那个差不多,所以---------------------?”

我拍了拍小刚的肩膀,安慰他说:“月如嫂她喝些水就没事了,不要放在心上,大哥我以前不小心也会这样的,好啦--你先回家吧!这件事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这可是我们俩的小秘密呀!”

小刚肯定地点了点头,小声地对我连说了两声“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我轻轻地打开了家门,把小刚偷偷地放了出去,又轻轻地关上了门;回到客厅帮妻子到了一杯水。

我端着水来到了卧室,妻子还蒙着双眼反绑着双手坐在床前的地板上,不时的发出一、二声的咳嗽,这让我觉得十分的心疼,一时产生了一种十分对不住她的感觉。

我给妻子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解开了妻子反绑着的双手,揭下她的面罩;妻子满脸通红,带着生气又责怪的眼神瞟了我一眼:“你想把我给憋死啊!”

我立即做了一个三跪九叩的动作,大声说道:“老婆大人--饶命呀!小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妻子看着我这一套滑稽的动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楚楚动人眼中带着方才被小刚咽哽出的泪花,轻轻地打了我脑门一下:“好了,赦你无罪,下不为例。”

我把妻子抱入怀中,轻声地问道:“老婆,谁让今天这么妩mèi动人呢!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才做出了伤害你事,你把jīng液都吞进去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呢!插的那么深,我想吐也吐不出来啊!不过,下次可千万别这样,万一把我憋死你可怎么办。”老婆的话语中还带着一些埋怨。

“是啊!这都怪我,如果我早一些告诉小刚,女人的嘴不能像yīn道一样那么的插,那么粗野,也就不会发生让妻子如此难受的事了。”我一边抚摸着妻子心中一边暗暗地想道:“妻子和我在长期的性爱生活中经过多年的训练才能把我的yīn茎整根的吞入,深入喉道;没想到,小刚第一次的kǒu jiāo就能享受我多年的劳动成果,他可真有福气;这也难怪,当他发现妻子可以整根的吞下他的yīn茎时,他也一定会认为妻子的口能像yīn道一样深深的chā rùshèjīng,自然也就发生了这一意外的事件。”

“嘿!老公,你的JJ怎么又大起来了,你今天究竟吃了什么,这么sāo。”妻子的一些话我回过神来。

我用手捏住妻子的乳房,sèmímí地对她说:“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我可要跟你大战三个回合,你怕吗?”她哪里知道,今天从开始到现在,我还没有shè过一次jīng呢!

“我舍命陪君子--不过,可不能把我绑起来了;我俩得正正规规的大战一回合”妻子用手托着我的睾丸,她下体还穿着贞cāo带,àn mó棒仍然在她的体内微微地震动着。

在àn mó棒微微震动下,妻子她面带桃花,用饥渴的目光抬头看着我,我对着她的嘴深深地吻了下去。

带着jī qíng我将妻子抱上了床,解开了她身上的贞cāo带,将àn mó棒轻轻地取了出来,妻子的yīn部一片湿漉漉的,随着àn mó棒的取出,yīn道内流出一股透明液体,这不像是男性的jīng液,也不像是妻子体内分泌的爱液。

他究竟是哪来的呢?我认真的思索着,突然我想到了;这其实就是小刚的jīng液,只不过由于在妻子的体内待了较长的时间,除了jīng华部分已留在了妻子的体内被吸收之外,仅仅剩下这晶亮透明前列腺液被排出了体外。

看着这从妻子体内排出的小刚那透明的液体,我一阵兴奋,就着他,用yīn茎重新将他塞回妻子的体内,把他作为妻子yīn道的润滑剂,疯狂的在妻子体内抽动着--------------。

三百回合后,我与妻子同时达到gāo cháo。

今夜,对妻子来说是一个甜美的安眠之夜;对我来说是个不眠之夜;对小刚来说也是个不眠之夜。

上一篇:少妇唐子玉

下一篇:我与师母的往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