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汇
您现在的位置:国际 >> 正文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作者: 时间:2019-03-20 16:27:53 阅读:/plus/hit.php?aid=403004 次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6月或7月的辩论将是我向更多的美国人介绍自己的机会。我对他们的信息是,面对前所未有的技术变革,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需要准备好进入到下一阶段。”杨安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在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一年后,杨安泽迎来了最重大的转机。

  3月12日,杨安泽(Andrew Yang )竞选官网显示,截至当天,向他做出个人捐款的人数正式突破了65000人大关――按照最新规则,这意味着在今年6月的民主党全国初选辩论中,杨安泽将以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民主党竞选人的身份在美国最高级别选举的辩论舞台上亮相。

  一年前,这还是大多数美国华人想都不敢想的“梦”。

  “我们做到了!下一站,总统辩论!”在捐款人数达到辩论门槛当天,正第九次访问艾奥瓦州的杨安泽在推特上兴奋地说道。六个月前,他信心满满地向支持者们描述着这一即将发生的场景,“想象一下,拜登(前美国副总统)、桑德斯(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沃伦(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和杨安泽将同台进行总统竞选辩论!我们创造了历史!”

  转变似乎在一夜间发生。在艰辛地走过一年默默无闻的竞选之路后,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杨安泽的关注度近日正在迅速上升,仅上个月,他就募集到75万美元捐款,而当时他仅有不到15000名捐款人,一个月后这一数字增加到了67069人,快速增长的捐款者帮助他登上了全国辩论舞台的门槛。

  根据竞选胜率统计网站Election Betting Odds的最新统计,在民主党内参加2020年大选拥挤的竞选队伍中,不断上升的杨安泽居然以4.2%的概率追平了排名第四的民主党资深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超过了另一名实力强劲的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而这一切,还是在杨安泽并不为大多数美国人所认识的情况下取得的。

  尽管这些早期的数据距离最终的结果往往相差甚远,不过种种迹象显示,如果杨安泽在今年6月的初选辩论前继续保持目前的上升势头,他有可能获得数十万捐款人的支持,这将使得民主党最高层对他给予更多关注。

  现年44岁的杨安泽比2007年竞选总统的奥巴马还要年轻3岁。等待他的,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民主党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一场选战。民主党人参选热情空前高涨,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3人宣布参加党内初选。在这场空前激烈的竞选大战中,杨安泽无疑是“渺小”的,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也没有显赫的家室背景,再加上极富争议的竞选主张使其从一开始就几乎被外界所忽略。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杨安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认识他,认真听过他演讲的人会发现他身上令人欣赏的地方――诚恳、务实、聪明、不情绪化却有着很强的说服力,尽管这丝毫不能掩饰人们对他所提出的“全民普遍基本收入”政策是否是天方夜谭的质疑。

  作为最早关注杨安泽的中文媒体,澎湃新闻去年三月在他宣布参选后就第一时间对其进行了专访,并在过去一年,对他的竞选进行了持续的关注和报道。

  随着达到全国初选辩论的“门槛”,许多曾经忽视他的人开始重新审视这位年轻竞选人和他提出的观点。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是哪些因素促成了人们态度的转变?杨安泽近期的崛起是昙花一现,还是美国主流社会开始认识这位华裔总统竞选人的序曲?

  杨安泽,这颗美国政坛的新近出现的“超新星”,究竟能够发出多耀眼的光亮?

  转折点

  杨安泽的总统竞选之路在走过漫长而寂静的一年之后,开始迎来接连的好消息。

  先是“天时”,由于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时的辩论形式被批评更偏向于建制派的希拉里,而非局外人桑德斯。去年底,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宣布了修改后的2020年大选规则,排除了超级代表的可能,向更多竞选人开放辩论的机会。新的规则规定,有资格参加6月第一轮初选辩论的竞选人必须在2019年5月15日前,收到至少来自全国20个州的65000名不同捐款人的捐款,或者在三个全国性民调中获得至少1%的支持率。

  第一轮的初选辩论最多将接纳20名符合上述条件的竞选人参加,所有竞选人将随机分成两组,在今年6月和7月连续两个晚上参加全国电视直播的辩论大会。如果符合条件的超过20人,则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总体排名的前20人将优先考虑登上辩论台。这样的规则是民主党历史上第一次。

  在“地利”方面,拥有最高亚裔(17%)和华裔(4.5%)人口比例的加利福尼亚州2020年的初选时间被首次提前一个多月,成为全美第五个进行初选的州,这意味着华人选票的重要性将大幅提升,华裔的选票将可能第一次“影响”到美国总统的产生。

  而在“人和”方面,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杨安泽获得了参选以来最高的捐款人数和金额――一个月里有超过50000人,总计捐献了75万美元!这一势头目前仍有增无减。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右)参加“罗根秀” 本文图均为 杨安泽及其竞选官方网站供图这些明显的转变发生在杨安泽参加了在美国广受欢迎的乔・罗根秀(Joe Rogan Experience)节目之后。2月12日,在这位著名喜剧演员、前体育评论员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里,杨安泽和乔进行了一场近两个小时的关于其竞选理念的深度访谈。谈话视频在YouTube网站发布后,获得了超过两百万次的观看和90%的点赞。

  一位看过节目的观众在留言中说道,“我从来没有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给过任何政治候选人。今天, 这家伙(杨安泽)得到了我的捐款。 我们需要像他这样的人!”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左)和乔・罗根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主流媒体开始报道杨安泽,美国华人社区对他的关注也开始爆发式的增长。上一次华人参与美国大选,也是唯一的一次,还要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1964年,时任夏威夷州的华裔参议员邝友良曾代表共和党参与总统大选,遥远的时间跨度使得今天的华人中少有知道他名字的。

  “美国总统大选就像一场球赛,精彩热闹,华人却很少参与,但是今年却有新的气象。”长期居住在美国大选重要摇摆州艾奥瓦州的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执行委员燕晓哲对澎湃新闻说道。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在艾奥瓦州发表演讲燕晓哲自2003年开始接触美国大选以来,深度参与了十几年来的历届总统选举,见过几乎所有的总统竞选人。“每一位总统竞选人的体力、智慧、勇气、耐力、记忆、激情都令人赞叹,虽然历史的发展无人能准确预测,但是巨大的努力可以创造奇迹。”在他看来,2008年的奥巴马和2016年的特朗普就属此类。”

  杨安泽近期知名度与捐款人数的快速增长与华人社区的支持有着密切的关联。“许多华人直到今年初,仍对他一无所知,但是随着近期媒体报道增多,美国华人社区几个主要的公众号开始转发支持他的文章,整个美国华人社区对他的关注和支持直线上升。”长期关注华人从政的俄亥俄州华人代表殷余民告诉澎湃新闻。

  据澎湃新闻了解,在过去一周,全美各地几乎每个州的华人都成立了支持杨安泽竞选的微信群。在一个成员为500人的微信群中,每天热烈讨论的留言可以轻易超过上千条。全国各地他的支持者们给自己起名叫做“杨家帮”(YangGang)。

  在“美华史记”公众号的负责人黄倩看来,此次美国华人群体对杨安泽的支持与以往有着不同的地方。“通常来说,华人经常会因为意识形态分成左右两派,在许多政治议题上都会吵得不可开交。然而这次对于杨安泽的竞选却很特殊,我在一些共和党支持者的群里抛出他竞选的消息,原本等着挨骂呢,结果出乎意料,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后来反而成了支持杨安泽的骨干。”她说道。

  这位搅动华人社区,吸引美国媒体关注的杨安泽,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走上全国的舞台

  “这场竞选将像野火一样,震惊世界,成为一个荣耀。这个国家渴望说真话,渴望真正的解决方案,而我就是那个帮助人们恢复理性、并懂得如何解决问题的人。”身高1.8米、爱穿牛仔裤、有两个孩子的年轻华裔竞选人杨安泽在演讲时经常喜欢如此介绍自己。

  与一年前相比,杨安泽讲话的语速变得更快了,又时常措辞风趣,肢体语言也更为丰富。过去一年,杨安泽至少参加了上百场各种类型的宣讲会,他在发表演讲以及回答现场观众提问的时候,总是态度诚恳,语气坚定,从不拖泥带水,也不刻意回避,尤其是在引用数字的时候,他显示出惊人的记忆力。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与特朗普相比,我是一个喜欢数学的亚洲男人。”

  想要在美国大选获得成功有两个关键:一是要有钱(能够获得捐款),二是要能够进入到辩论。从一开始,资源和知名度有限的杨安泽就选择了极为另类的竞选主张和非传统的竞选策略。

  在参加乔・罗根播客秀后几天,他接受了右派背景的福克斯新闻的采访,并获得了对方的好评;一周前,他在全国嘻哈新闻广播节目The Breakfast Club上露面,和三名非裔主持人畅聊了近一个小时;在美国最大的论坛Reddit上,有近4000名成员活跃在杨安泽竞选板块下分享他的主要政治理念;在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爱去的4Chan论坛,杨安泽一直是被频繁提及的话题,支持他的人甚至策划了如何说服其他网友向他的竞选活动捐赠1美元,他们甚至自发地给媒体发送介绍杨安泽的邮件。

  通过社交媒体在互联网上获得越来越多支持的同时,杨安泽的另一个主要参选策略是频繁前往关键的早期竞选州,与当地民众面对面接触,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随着杨安泽的关注度提升,他的团队开始更加注重将他介绍给传统的民主党选区和自由派人士。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右)在艾奥瓦州和一名卡车司机合影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结束后 ,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投票意愿空前强烈的民主党人投票人数在中期选举中增加了3100万,吹响了2020年阻击特朗普连任的号角。

  历史给了杨安泽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尽管有着一些有利因素,对于杨安泽来说,这仍是一场胜率极小的选战。

  根据盖洛普调查,目前有27%的美国人自认为是民主党人,26%自认是共和党人,44%为独立人士。在2018年底的一项全国民意调查中,杨安泽仅获得了1%的支持率,远远落后于领先的竞选人。但其他更多的竞争者,包括纽约州参议员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前众议院和城市发展部长Julián Castro以及众议员Tulsi Gabbard等知名人物在调查中也仅获得1%的支持率。

  据燕晓哲的分析,目前民主党内的十多名竞选人(包括未正式宣布但极有可能参选的)大致可分三个级别: 第一级别包括前副总统拜登、桑德斯这样的重量级人物;第二级别包括Kamala Harris, 科里・布克, 伊丽莎白・沃伦等知名资深政客; 第三级别则包括Julián Castro, Jay Inslee, John Hickenlooper 等十余人。最近处于上升势头的杨安泽还未完全挤进第三级别。

  在第一级别的竞选人中,前副总统乔・拜登和在上届大选中出尽风头的桑德斯都出生于1941年,年龄是两人最大的劣势。而拜登无可比拟的资历、人脉和超高知名度是其最大优势。在第二级别的对手中,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是一个两极分化的人物,其余人士也是各有其特点,杨安泽将面临来自拉美裔竞选人、非裔竞选人以及为数众多的女性竞选人的激烈竞争。

  如果做一个最大胆的猜想,即使杨安泽能够从这样一群“五花八门”的民主党精英人物中脱颖而出,他将面对的擂台另一面:是一个有着超过1亿美元个人财富,并且在数百万人中拥有近乎绝对的忠诚和热情的现任总统特朗普(目前共和党方面仅有他宣布将参选),尽管他的支持率创下历史新低,但是影响力仍绝不容小视。

  燕晓哲第一次见到杨安泽是在去年8月,此后,他与杨安泽有超过二十次的接触。3月11日,杨安泽和他的竞选团队第9次来到艾奥瓦州,在密集的两天行程中,他安排了多达10场与民众见面的活动。近距离参加了三场竞选活动的燕晓哲称杨安泽令他想起了2007年的奥巴马,“步履艰难,却不屈不挠,他们都在竞选中快速的成长,套用一句中国的老话,就是在游泳中学习游泳。”他如此评价道。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向艾奥瓦州的民主党议员发表讲话距离大选正式打响还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获得更高的知名度和美国主流社会更广泛的认同是杨安泽想要走得更远必须要跨过的坎,而3个月后的民主党初选辩论或许将为他提供这样一个绝佳的舞台。

  杨安泽其人

  2018年1月,刊登在《纽约时报》周末版的一个整版竞选广告拉开了杨安泽的参选之路。2月9日,他在竞选官网上写下了第一篇博客:我为什么要竞选总统?

  杨安泽曾经告诉澎湃新闻,竞选美国总统从来不是他的梦想。

  在普通人的眼中,44岁的杨安泽可谓是优秀美国华裔公民的代表――1975年出生于纽约州一个华人知识分子家庭,父母1960年代移民到美国,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念研究生时相识。杨安泽的父亲物理学博士毕业后,在IBM和通用电气的研究实验室工作;母亲则在获得了统计学硕士学位后,成为了一名艺术家。

  杨安泽大学就读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主修经济学和政治学。之后杨安泽又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继续深造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为了一名企业律师。

  在去年宣布竞选后,杨安泽受邀回到母校在学弟学妹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展现出了自己“叛逆的一面”,他回忆称,在不愉快地工作了几个月后发现律师并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他果断辞职投入到彼时方兴未艾的互联网创业浪潮之中。2000年,他开办了一个与名人相关联的慈善筹款网站,一年后互联网泡沫破碎,他尝到了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滋味。

  并未放弃创业的他之后加入了一家从事医疗保健软件开发的创业公司,没多久,又跳槽到朋友创办的一家小型备考公司,并在不久后开始担任CEO。在那次创业中,杨安泽挖到了第一桶金。

  2011年,再次辞职的杨安泽又一次开启了创业之旅。这一次,他创办了一个名为“Venture for America”(为美国创业,简称VFA)的奖学金项目。这个项目主要是招募那些聪明并有志向的名校毕业生加入到一个为期两年的奖学金计划中,将他们安排到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的美国中西部和南部地区,比如匹兹堡、底特律、新奥尔良、辛辛那提等城市,在当地的创业公司中接受历时两年的“学徒式”在岗培训,之后再帮助他们进行创业。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前排下蹲者)创办的Venture for America在杨安泽撰写的《聪明人应创业(Smart People Should Build Things)》一书中,他介绍称:这个国家(美国)的顶尖大学是从小城镇里挑选最聪明的孩子,并将他们汇集到同一个大城市的同一个企业去工作。而“为美国创业”的目的则是在全美范围内重新分配这些人才,并激励他们创业以促进经济的增长。

  项目第一年只招募到了40个人,预算不过20万美金;6年后,项目预算已经超过600万美金,共有500多人受训,建立了29家公司,创造了2500多个工作机会。2012年,杨安泽受邀前往白宫参加奥巴马总统主持的青年创业论坛。 因着在VFA的工作,他被奥巴马政府授予“白宫变革领袖”的称号。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左二)与奥巴马总统于2012年在白宫的会面“我的职业生涯表明了我的价值观。没有风险就没有勇气。我认为行动是衡量一个人成就的恰当标准。我会为自己和他人创造价值。我将在所有事情上诚信行事。”在回顾自己的创业历程后,杨安泽如此说道。

  不过杨安泽可能从没有想到,7年在VFA的工作经历,会令他萌生出竞选总统的念头。

  2010年,杨安泽来到了底特律。从小在东海岸的繁华大都市长大的他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整座城市的街道空无一人,到处都闪着红灯,倒闭的商店无处不在,就像世界末日电影中的场景那样,令人毛骨悚然 。”他回忆道。

  位于五大湖地区的底特律曾是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制造业和创新中心,也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最富有的城市之一。然而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环境的变革,这一地区失去了成千上万的制造业工作岗位,这股不可逆转的潮流导致了整个城市的衰落,加上管理不善和繁重的养老金负担,终于使得底特律政府在2013年宣布破产,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宗市政府破产案。

  杨安泽坦言,过去几年在底特律的工作经验对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让他学习到了一些重要的教训:对于一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而言,当工作机会从一个地方消失时,所留下的空白几乎无法填补,人们会离开去寻找其他的工作机会;公共部门将遭受严重的损失,那些投入巨大的基础设施在闲置和年久失修后将会带来更多的损失;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们往往得到的最少,一座最富有的城市可以很快变成一个最贫穷的地方。

  “在那几年里,我一直以为让企业家们创造更多的工作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应该做的是在正确的地方培养新一代的企业家,让他们为当地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用这种方式我们就可以阻止日益下行的美国经济和随之而来的工资差距、贫困、失业和无望。我们也的确为美国创造了成百上千的就业机会,但是一路走来,我们也很清楚地看到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所能创造的新工作数量远远不能取代被自动化等技术改革消灭了的工作数量。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那些人人有工作的日子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杨安泽说。

  而杨安泽的科技背景和创业经历让他相信,这个趋势将会继续地加速扩大。

  “我们必须思考并立即采取更大胆的行动。因为用不了多久,一些最常见的工作――售货员、卡车司机、呼叫中心接线员、制造业等将会消失,我们必须重写经济的规则,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这个国家的一半都将会像底特律一样。”在全美国各地的演讲中,杨安泽反复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要竞选总统?因为当我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后,特别是当我明白即使是那些最有前瞻性的政治家们对这个问题都不可能站出来采取必要行动去阻挡这一趋势的时候,我意识到,美国需要一个新的领导人。”杨安泽在他的博客上这样写道。

  美国经济最大的威胁

  “特朗普为什么能够在2016年赢得艾奥瓦州,并当上总统?2018年12月圣诞节前夕,杨安泽在一场晚宴演讲中,向艾奥瓦州的250名民主党活动家和官员问道。

  “媒体给出的原因是:通俄门、脸书、移民、种族主义……而我亲身的工作经历和研究告诉我,是美国中西部地区因为技术自动化而失去的400万个工作机会。当工作消失时,人们会生气,蓝色会变红(从支持民主党到共和党),所有这些州在2016年大选中,都选择了支持特朗普!”杨安泽说道。

  在2020年的大选中,艾奥瓦州将成为第一个举行初选的州,作为重要的摇摆州,历史上几乎所有赢得大选的总统竞选人都必须要拿下这个人口只有300万的关键战场。

  “我在这里告诉你,事情会变得更糟,在制造业发生的事情即将发生在我们经济的其他部分。”杨安泽继续说道。

  杨安泽指出,自2001年以来,艾奥瓦州已经失去了12000个零售职位,该州目前仍有178000名零售和贸易工作者,17个购物中心中至少有3个面临关闭,而这与亚马逊等电商科技的发展密切相关。“当商场关闭时,这些工人会做什么?他们将如何养家糊口?”他问道。

  艾奥瓦州有着全美最大的卡车站和超过30000名卡车司机 ――这也是美国29个州最常见的工作。而与此同时,杨安泽在硅谷的朋友告诉他,那里的科技企业正在日以继夜地研发和生产自动驾驶的卡车,亚马逊已经正在中西部地区进行测试,预计在未来5到10年,这些自动化技术就有可能代替人类驾驶汽车。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杨安泽(右)正和一名卡车司机交谈杨安泽讲述了自己在艾奥瓦州阿尔图纳的一个卡车站与卡车司机交流的真实故事。为了更加了解卡车司机的生活状态,杨安泽亲自与他们同行,然而他所了解到的现实情况却让他更加担忧。

  “一方面,自动化技术估计每年可节省的劳动力成本,燃料效率,设备利用率和事故避免费用为1680亿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经济激励,甚至可以挽救生命(每年全美约有4000人死于卡车事故)另一方面,在美国有350万驾驶卡车维持生计的美国人,他们平均年龄45岁,高中学历,如果他们失去了工作,他们的新工作机会在哪里?他们将如何保持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杨安泽向台下问道。

  没有人回答。

  “还有100万优步、出租车和公交车司机,还有全国500万从事和卡车运输相关工作的人们,包括汽车旅馆、餐馆和零售店等。如果这些人们失去工作,将使我们的社会无法应对。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我们的经济正在以一种让人们越来越难以维持生计的方式进行转型,技术的进步速度远远快于劳动力市场适应的速度。这些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杨安泽高声道。

  在黄倩看来,杨安泽能够异军突起的秘诀非常简单,作为一个有着科技和实干背景的华人,他抓住了当今时代的热门问题――互联网和科技正在深刻地改变着美国的政治和经济,而这是目前大部分竞选人所没有的优势。

  备受争议的“自由红利”

  如何应对这一危机,杨安泽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自由红利”。

  杨安泽提出的自由红利又称“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具体是指人无条件地给所有18-64岁的美国人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金的基本生活费,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稳定。

  杨安泽称,随着每个人每月获得1000美元,它将让每个人都对未来有一个安全的感觉,人们将有更多的灵活性去寻找新的工作,将钱花在当地的企业上,创造数百万个新的工作岗位 ,特别是对于像艾奥瓦州这样的以农业为主要产业的地方,这将有助于重新平衡跨区域经济。

  这个大胆的主张其实并非杨安泽首创,早在18世纪美国国父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就曾以“自然遗产”的表述形式提出过。马丁・路德・金在20世纪60年代也曾支持过这一想法。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政府曾一度建议实施普遍基本收入的理念,一些欧盟国家也尝试了非常相似的想法,不过迄今为止仍没有国家层面的实施案例。

  尽管在杨安泽的竞选网站上有着多达70项包含各个方面的竞选政纲,然而对于他的质疑大都集中于这一“异想天开”的政策。一些最经常被提起的问题包括,这笔高达两万多亿美元的巨额费用从何而来?如何保证这笔钱不会激发人们的懒惰而是积极性,从而保证能够钱被好好使用?

  对此,杨安泽解释称,自由红利的来源首先将会从现有的福利体系中来(人们只能在两者中选择获得一个),同时,既然一些科技企业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中获利颇丰,那么它们就有义务多缴税,杨安泽计划将向这些企业征收10%的增值税(Value Added Tax)以作为自由红利的来源。杨安泽强调,美国阿拉斯加州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一直实施“自由红利”的做法,当地居民每个月都会收到1000-2000美元的现金自由支配,而这些钱的来源则是当地的石油开发企业。

  特朗普的支持者,美国加州华人王是反对杨安泽竞选政策的代表之一,他认为,杨安泽所描绘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对工作机会带来的危机不会这么快到来,而杨安泽提出的解决方法代价太高,完全不可实行。

  “我非常希望华裔去参政竞选,但是不希望用这种方式去选,这会成为一个笑话。”王说。

  在美国生活了38年的孙晓光几乎为美国政界所有华裔从政人士筹过款。去年9月,在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全美华人大会上,孙晓光第一次听了杨安泽的现场演讲,之后又有机会和他进行一些深入的交流。今年1月,他受邀加入了杨安泽的竞选团队,专职负责筹款。

  “你的钱在哪里,你的心就在那里。”筹款工作往往是竞选中最难的,孙晓光形容说,“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最辛苦的一次,打100个电话才有10个人捐,许多人嘲讽我,但是我愿意帮助他。”

  许多华人对于杨安泽的支持,并非出于对他政策理念的赞同,而是出于他的华人身份。“我支持他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一个可以自信、清晰表达自己独到政见的华人出来竞选美国总统这一国家最高职务。这对于美国华人而言,有着巨大的意义。”殷余民说道。

  根据殷余民在全国不同地区和政治理念的华人中进行的一项小调查显示,有79%华人支持杨安泽,其中26%的人不是支持他的政策,而是因为他是华人而支持他竞选,另有18%的人反对。

“超新星”杨安泽的美国总统竞选逆袭战

  殷余民所做的调查截图殷余民认为,即便选举失败,如果能让美国主流社会对亚裔和华裔的观感认知有改变,就是成功。然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杨安泽必须站到更高的一个平台上让更多美国人来认识他。

  黄倩则认为,杨安泽参选的另一个重要意义是,他打破了华裔在美国社会特别是政界的“天花板”,给年轻一代的华裔做出了打破自我设限的榜样,为华人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想象一下,华裔也能做领导者,华裔也能够说服美国主流社会的人,这会极大地影响现在和未来一代的华人孩子,华人参政少参政难的问题,或许就可以从这里开始破解。”黄倩说道。

  《美华之音》的一段评论颇有代表性:“ 尽管我并不完全支持这种普遍基本收入的理念, 但我个人支持杨安泽竞选美国总统。因为他打破了亚洲人特定的“模式”, 并积极宣传这种形象, 对自己的想法勇敢的表达, 不怕别人对自己的理念提出任何挑战, 并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因此,我向杨安泽网站捐款了100美元, 真诚希望看到他参加民主党初选的全国辩论。”

  正如杨安泽对他的支持者所说,“我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为了展示我们华裔也是像所有美国人一样有血有肉、聪明、勇敢、爱国、富有想象力、富有领袖魅力的人群。我们可以是缔造者、冒险者、思想家和领导人。只要我们竭尽全力争取,华人也可以做美国总统。”

  杨安泽的选战之路,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

澎湃新闻记者 刘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