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喧嚣与阿布贾的“豪华”

发表时间:2018-11-19 15:26:50 编辑:笔名

  记者手记:行走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喧嚣与阿布贾的“豪华”

  中新社拉各斯11月17日电 题:记者手记:行走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喧嚣与阿布贾的“豪华”

  中新社记者 王曦

  从“大梦”奥拉朱旺带领火箭队两夺NBA总冠军,到1998年世界杯爆冷逆转世界劲旅西班牙,再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一路打进男足决赛,及至近年来米克尔、伊哈洛等名将先后登陆中超联赛。对于尼日利亚,人们的认识似乎更多是从体育开始,但实际上,这个西非国家拥有的远不止这些。

  虽然设施简陋,更谈不上整洁干净,但拉各斯的海滩静谧祥和。站在沙滩上极目远眺,大西洋的盛景尽收眼底:浪潮夹杂着大海的咸腥扑面而来,海鸥在天空中乘风而动,棕榈和椰树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曳婆娑。

  就是这片海滩,从17世纪开始后的将近200年时间里都是奴隶市场和奴隶屯集所。仅17世纪,就有超过200万黑人从这里像商品一样被贩卖。

  直到今天,这里的一些尼日利亚人的亲戚身居海外,原因不言自明。就像年轻的司机拉法尔,虽然没去过美国,但他却有亲戚生活在那里。

  “他们都说我的口音和美国人很像,”说完,他笑了笑,“美国究竟是什么样子?”说这话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憧憬。

  几公里外的拉各斯市中心,此时正被堵得水泄不通。

  作为非洲第一大城市和尼日利亚的商业中心,拉各斯车多人多,加之近年来尼日利亚的快速崛起,每平方公里两万余人的超高密度,让未能同步发展起来的城市基础设置变得捉襟见肘。

  特别是城市交通,让人头疼。即使非高峰期的单车道,也经常被“拓宽”成至少三列车流,司机们凭借着高超技术在缝隙中拼命穿梭,这让狭窄而坑洼的马路上尘土飞扬,充斥着汽车的喇叭声,行人的咒骂声,间或夹杂着小孩子的哭喊声,在尼日利亚闷热的天气下,极易让人烦躁焦虑。

  与之相比,行政首都阿布贾显得太过“豪华”。尼日利亚标准银行行长迪莫拉,就曾打趣:“到了阿布贾,你会惊呼,这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家吗?”

  如他所说,历史原因使得阿布贾于1976年才开始建设,加之由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亲自设计,“后发制人”以及科学规划等因素,使这个新兴城市崭新而合理,无论是笔直的高速公路,还是现代化的建筑,以及明亮的宗教场所,都寓意着这座新城市的野心与活力。

  然而,目前阿布贾的人口只有300万左右,大多时候这座城市都是静悄悄的。到了夜里,人迹难觅。

  对于尼日利亚人来说,经常有一个难题摆在他们面前,“是阿布贾的现代化?还是拉各斯的繁华热闹?两者不可兼得,这是一个问题。”

  在尼日利亚还有一个现象:几乎没有景点的概念,这似乎在一定层面折射出文化之于这个非洲大国的尴尬地位:少有人整理保护,更缺少宣传引导。

  例如,在阿布贾,当地人几乎是绞尽脑汁后,才想到了钞票上印着的祖玛岩“可以看看”。但实际情况是,这只不过是一块巨大山石,并无特点,尼日利亚人也未赋予过它任何“神话”,因此祖玛岩少有人知。

  这只是尼日利亚文化的现状之一,当地人谈及此总显得有些茫然。但其实,这并不能真的代表尼日利亚没有自身文化艺术,更多的还是因为它们没有得到重视:拉各斯近郊的尼日利亚国立剧院和艺术馆,陈列着近现代以来该国艺术家们的艺术作品,无论是创意思维,还是技术水准,表现可圈可点。

  即便如此,艺术馆仍面临乏人关注的现实,除了外国游客,很少有本地人光顾这里,艺术馆的基础设施也很差,展厅内居然连一本新的游客手册都没有。

  但工作了十几年的老馆员尤加却始终相信,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这种局面终将发生改变,“我相信,未来这里会好起来的。”(完)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点击更多